返回手机版

请输入检索词

案例 | 深夜忙碌的“劳模”
来源 : 山东省审计厅网站 发布日期:2023-11-02

2022年10月,渤海市审计局办公室内,审计组组长老刘正与组员小徐、小陈召开A单位经济责任审计项目碰头会。A单位是正处级事业单位,主要职责为同世界各国、各地区开展贸易联络工作,为企业出具出口货物原产地证明书等。

初查账簿,心生警觉

审计组老刘率先发言,“A单位经费不多,资金量300多万元,业务也相对单纯,但是该单位业务比较特殊,其中一项职责为出具出口货物原产地证明书,在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办理。近年来我市持续深入优化营商环境,我们应发挥监督职能,查看该单位落实情况。小徐你先说说这两天你了解的单位业务情况。”

小徐发言道:“我发现该单位在出具出口货物原产地证明书时有2项业务涉企收费,分别是出具商事认证跟代办领事认证。这两项业务的办理流程均是申请单位提交相关材料、A单位对提报材料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单位缴纳完费用后A单位出具证明书。另外商事证明业务根据出证快慢,价格范围在80元/份—200元/份。代办领事认证业务根据代办领事认证业务市场化情况。收费价格范围在50元/份—90元/份。但是通过查看单位财务账簿和了解业务办理情况,我发现存在一些问题,这两项业务在工作日一直都有办理,但是收入却不是逐笔记账,间隔几个月计1笔收入,并且对方科目是现金!且上缴财政也不及时,2017年至2020年,每年分3、4笔上缴资金合计50万左右。”小徐满是疑问地继续说道“刘科长,为什么是收取现金?每天收取的现金存在哪里了呢?我们是不是着重延伸下。”

老刘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你分析得很对,我认为这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一个风险点,小徐你先跟我把这个问题核实清楚,小陈你着重看一下单位财务凭证。”

开完碰头会,老刘和小徐迅速来到被审计单位,向财务科长谢主任了解办理业务收费的具体情况。

“谢主任,我们从财务数据中发现会计科目中有上缴财政收入,可是你们政务大厅业务收费为什么一年才上缴3、4笔?为什么显示是收取现金?”

谢主任被小徐这么一问,面露难色地说到:“因为我们单位一直没有设立专门的账户,所以经办人员在办理业务时都是收取现金,现金收取后汇到业务负责人李主任个人账户,李主任通过银行转账再给我们出纳朱某个人账户,他再上缴至财政账户。直至2021年3月我们开设了专门账户后才不收取现金了。”

老刘和小徐互相对视了一眼,资金在李主任和出纳朱某个人账户中过渡一段时间然后上缴财政!这就是公款私存啊!那公款会不会被挪用?

带着种种疑问,审计组立马向局领导汇报,按照审计规定程序,出具了银行协查通知书,老刘跟小徐马不停蹄地去银行打印了相关流水,核查发现李主任、朱某均存在公款私存,未及时上缴资金,短期内购买理财产品的问题。

现场查看,发现漏洞

银行账户核查完毕后,经验丰富的老刘又召集审计组成员围坐在一起。

“A单位现金管理如此混乱,业务办理是不是也存在漏洞,我们必须对业务办理每一个环节进行核查!”老刘一脸严肃地说道。

“该项业务是在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办理的,从掌握的资料看办理流程就是审材料、缴费用、开发票、出证书。也就是说钱数、发票数、证书数是相对应的。如果按照规定程序办理是没问题,但该单位现金收缴不及时且未按规定登记日记账,我们无法确定费用收缴是不是合规。”小徐说道

“那明早直接去审批服务中心了解情况,采集业务数据。”老刘当即拍板说道。

第二天清早,老刘跟小徐就来到行政审批服务中心,发现单位有2个对外办理业务的窗口,工作人员正在审核相关材料。政务大厅办理业务的负责人王主任热情接待了审计人员。

“王主任,您是什么时候负责这项业务,我们想看一看办理业务的相关资料,了解一下业务情况,麻烦您提供一下近几年的业务档案和每年的统计表等资料。”小徐客气地说道。

王主任面露难色:“我是2021年3月开始办理这项工作,以前是我们这李主任负责,他轮岗去了别的科室。我们这只有今年的资料了,之前的都没有了,交接档案的时候,李主任说去年11月更换办公场所,资料太多了搬不了,就让收废品的把办理业务资料都拉走了,办理业务的情况只能在办理业务系统里查询。”李主任神色淡定地说道。

老刘跟小徐交换下眼神:还能这么办?档案都不留存?

法规上要求业务资料至少应该保存2年啊!幸亏还有业务系统可以查看。当打开业务系统的时候,小徐盯着电脑屏幕,仔细查看起来,突然她指着屏幕说“发票号这一栏为什么都是空的?”

“业务系统与开票系统一直没有连接,开具发票跟录入业务办理证书是两套系统,业务人员出具证书时没有要求在业务办理系统录入发票号,那一栏一直都是空的。”王主任赶紧解释道。

“业务办理与发票开具相剥离那不就意味着不交钱就能把证办出来,那办证人的权利就大了,这个业务系统跟发票系统那得细查,而且去年以前的纸质资料都卖了,总觉得哪里不对,不正常!”小徐一边听着解释,一边陷入了沉思。

直到听到老刘问被审计单位要近几年的业务办理数据和收费数据才回过神。

核查数据,发现猫腻

拷贝好办证系统数据和开票收费数据后,老刘发挥专长,开始分析数据,老刘安排小徐查看下单位其他材料,审查是否还存在其他疑点。

老刘迅速将两个业务数据进行整理,导入SQL,将开票收费数据与上缴财政数据进行分析,发现开票金额与上缴财政金额是一致的;将办证系统数据与开票收费数据比对时发现,单位办证系统数据与开票数据配比度低,15079条业务数据中有近一半的业务申办公司与开票公司是不一致的;另外发票系统中有的发票未显示开具业务笔数只有金额。审计还发现在开票数据中M公司在2019年6月30日一次性缴纳了60个业务证明费用,但从办证系统数据发现M公司在这一天就只办理了2个证明书。

“刘哥,办理业务证明打印的证书都是从上级部门购买的,我关注了下2019年,他们一开始购买了4000份,后来又买了2000份,按照损耗率5%,一年那也得办理5000多笔业务,但是数据显示只有3600笔,损耗也太大了,你说是不是这里面还是还有什么猫腻啊。”小徐问道。

处处疑点,让审计组更加坚定了刨根究底的决心。审计组决定通过与王某谈话的方式了解相关情况。

“王主任,我们在业务系统中发现部分业务申办公司与开票公司不一致,另外2019年6月30日M公司一次性缴纳了60个业务证明费用但业务系统中显示当日只办理2笔业务,您能解释下原因么”小徐说道。

王某一脸坦然地说:“‘业务申办公司与开票公司不一致’,这个我能解释,因为这些业务是业务申办公司委托代理公司来进行办理的,系统录入的开票公司是代理公司而非业务申办公司;‘您说的M公司一次性缴费60笔’,是因为M公司是一个代理公司,代理公司办理业务比较多,李主任在任期间交代前面办理业务工作人员一段时间结清一次即可;您说那个证书损耗我就不清楚了,我回去问问前台办理业务的人员,看看他们知晓么。”

“A单位办理业务随机性太大,费用现金收取,代理公司还是事后批量收取费用,系统中业务记录也不明细,哪个业务是由代理公司办理的他们怎么区分?怎么批量收钱?根据目前审计情况,这里面肯定存在问题。我们继续着手分析下代办业务数据。”老刘经过一番沉思,说道。

彻查系统,发现舞弊

老刘、小徐重新对代办业务数据进行分析,发现7425条代办业务数据中3240条数据显示撤办,一半的撤办数据!大量业务是撤办的,为什么撤办?

老刘眉头紧锁说:“大量撤办数据必须得分析,为什么大量撤办?导出的数据字段不齐全,我们需要去业务办理窗口核查下撤办业务的具体办理情况。”

第二天老刘跟小徐来到A单位,对业务办理系统中2019至2020年每个月撤办业务进行查看。

查看数据时小徐纳闷地说道“刘哥你看,撤办业务时间段都集中在2021年3月15日、16日,时间从3月15日下午五点多一直持续到3月16日凌晨6点。”

老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我也发现了,这就是整了个通宵撤办业务啊,那这些撤办业务到底是正常的还是非正常的,撤办不应该是当天或者次天撤办么,为什么2021年3月15日这一晚上删除这么多业务,3月15日应该是有什么情况我们不了解。”

小徐指着一笔业务纳闷地说:“刘哥你看,这项业务办理时间显示是23时09分,大半夜的怎么办理业务,政务审批服务中心朝九晚五,应该早关门了吧。

老刘镇定地说:“对啊,并且经办时间显示2019年9月30日晚上23时09分,审核时间是23时11分,这个时间办理业务怎么收费呢?小徐,你再看看其余撤办业务的办理时间,是不是都是在晚上办理的。

小徐抽查了十几笔,除1笔外其余显示办理时间均是夜间办理,他指着电脑屏幕一脸激动的对刘哥说:“刘哥,你看,这个业务办理时间虽然不是晚上办理的,但是我查了下2020年8月22日是周日”。

小徐把王主任请过来,问道:“王主任,你们这个系统UK登录是固定在专网办理还是只要是互联网就可以,UK是固定人使用还是大家互相使用,另外2021年3月15日这是什么日子,你了解么?”

王某:“我们这不是专网,只要连上互联网插上UK就能登录。UK不是固定专人保管,下班后都在这个抽屉里放着。3月15日,你让我想一想,3月15日…3月15日,我记得我来这上任是3月16日。”

小徐跟老刘对了下眼神后,对王某说道,再有其他问题我们再联系您,回局的路上,小徐联系谢主任通知李主任明天来局里一趟,要跟他继续谈话了解情况。

抽丝剥茧,查出真相

第二天上午9点,谢主任打来电话,说李主任病了,身体不舒服,请假去了医院。第二天下午四点,李主任跟谢主任一起来到局里,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面容有些憔悴,审计组老刘跟小徐就查到的相关问题跟他进行了谈话。

小徐:“李主任,我看办证系统2021年3月15日对大量的数据进行了撤办?是怎么回事你了解么?是谁撤办的?”

李主任沉思了一会说:“是我撤办的。”

老刘:“你为什么对数据进行撤办,从办证系统看你撤办的业务有18年的有19年的,时隔一年多撤办这不正常吧,你这不是撤办你这是想着删除数据吧。”

李主任支支吾吾不说话。经过审计组的连番提问,李主任开始显得不自在,神色也没有初时的镇定,两只手更是不自觉的在揉搓。

小徐:“撤办的那些业务之前是不是你办理的,我们看到有些业务是非上班时间办理的,那这些业务你怎么办理的,办理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没开发票?”

李主任:“是我一人办理的,我当时确实没有开发票,企业一直挂着账。”

老刘:“你自己全程办理的?经办跟核签都是你?还是有人配合你?”

李主任:“我用他们的UK经办的业务,核签本身就是我自己,他们不知晓,经办人员的UK我们本身也是混用的。”

小徐:“他们办理业务时发现不了你私下用他们的UK办理业务么?”

李主任:“之前办证系统功能设置中他们只有经办的权利,没法查询业务办理情况。今年系统设置中才把查询的权限给了他们。”

小徐:“那也就是说这个事是你一人所为。那企业挂账多少你有数么?你都记录着?”

李主任摇了摇头说:“我没有记录。”

老刘:“你没有记录那叫挂账么,你这是不想收了吧,还是她们额外给了你什么好处?”

李主任低下头,躲避审计人员的目光,说:“没给我好处,企业说有困难,我就一直没收钱。”

小徐:“你大半夜不睡觉起来办业务然后还不收钱,然后又通宵删除业务,你也太无私了吧,你删除业务是不是想着不收钱了?”

李主任:“删除业务是因为听说单位要进行岗位调整,让代理企业交钱他们不交,我怕办理业务没收费被新主任发现了,我就擅自把业务撤办了”。

老刘:“你这思路挺缜密啊,忙活了一晚上撤办数据,你是不是以为把系统数据撤办系统就彻底不显示了?”

李主任默不作声,审计组让他在谈话记录上签了字。

后续审计组与A单位业务办理人员对2017年至2020年四年业务办理及收费情况进行了全面核对,发现李主任擅自办理3700多笔业务未收取费用,涉及资金43万余元。事实表明作为国家公职人员,李主任已经涉嫌违反规定办理业务并造成财政资金损失。

审计过程中,审计组督促A单位向李主任追缴了资金,并将相关线索移交至市纪委。A单位针对审计发现的问题积极整改,出台了业务办理流程管理办法和章程,并将业务系统与发票系统进行关联,从根源上杜绝未收费办理业务的情况,同时李主任也受到了党纪处分。(作者单位: 潍坊市审计局


请输入文字
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提交
提交
评论列表(0条)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