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新闻中心 > 即墨要闻
浩尔:裁剪一根松紧带,从24小时到5秒
日期:2018-01-02

  日前,青岛浩尔服饰有限公司缝纫工隋爱丽从仓库领回松紧带后,来到橡根机前,按下长度、数量等按钮,五秒钟后,一打整齐的松紧带裁剪完成。而在以前,她要先熨烫,24小时后才能一根根地手动裁剪,剪完再清点。由于用力很难控制,剪出的松紧带难免存在误差。

  类似变化还体现在拉布、裁床、包装等各个环节。2016年9月,青岛浩尔服饰有限公司参加全区首批互联网工业试点示范改造,投资798.94万元,实施中小企业数据应用模式改造。

  政府政策扶持为企业搭建平台

  作为一家传统针织企业,浩尔集设计、生产、营销为一体,主营高档保暖内衣、男女棉毛、木代尔等针织品。成立18年来,规模不断扩大,现有职工200余人。近年来,受人力成本水涨船高、销量急速下降、第三方平台利润抽成等因素制约,企业生产经营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

  “企业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迫在眉睫!”营销总监杨柏成说。

  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如何实施?仅凭企业自身难以对接到有效的人才、技术、服务商等资源,必须要有强有力的平台作为载体支撑。

  我区在全国区级层面率先提出“创建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示范区”的目标,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由区财政出资聘请专家团队对企业进行诊断咨询、研究制定智能制造改造解决方案,量身打造“智能发展”路径,同时从资金、技术等方面给予全程跟踪服务、强力扶持推进。

  “前后调研了大约三个月,服务商才确定最终改造方案。”杨柏成介绍,浩尔的改造主要集中在精益生产、设备自动化升级、信息化建设、营销渠道四个方面,实现了从研发、生产、仓储、市场营销等为一体的业务数据贯通,建立起了涵盖主要流程并与企业发展相匹配的ERP系统。

  开展定制化开发并实施针织服装协同制造系统;增设食品级标准的无菌处理环节;采购自动剪橡根机、自动拉布机、自动裁床机、自动化包装线等设备……带来的最直观变化就是:工作流程更顺畅、效率更高。为此,杨柏成深有体会。“以前需要手写计划,然后送生产部门,生产后再核对。这中间很可能因为辅料没了而停止生产,造成线下积压。现在全部通过系统下订单,单号、生产环节、库存等一目了然。”

  不仅如此,他为记者算了一笔经济账:节约人工成本46万元,平均产能提升15%,生产效率提升41.6%,产品优良率提升6%,管理成本降低10%,物流周转效率提升41.6%,产品销量提高10%,品牌知晓度提升65.78%。“计划3年收回投资。”他信心满满地表示。

  企业自强关系改造成败

  “最大困难是资金。”杨柏成坦言。

  从2016年到2020年,我区每年拿出1亿元支持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专项资金,并与中航信托合作成立了2亿元的互联网工业产业引导基金,支持互联网工业平台建设、企业智能改造及新模式、新业态创新。

  但政策资金需在项目改造完成,专家组验收合格后,方能拨款。

  怎么办?浩尔给出的答案是:不能单一依靠政府支持,更要自力更生。

  企业拿一部分,银行借贷一部分,高于银行利息向员工集资一部分,十余家有多年合作关系的代理商,以先付钱的形式给予一部分资金支持。

  难题迎刃而解,剩下的就是增值。而建立APP平台,实施特体订制,是不得不说的一点。

  最初萌发这一想法是在2014年。彼时,杨柏成到济南考察直营店,一位年轻的儿媳为婆婆购买内衣,她婆婆个子不高体型肥胖,买回的衣服总不合身,儿媳询问:“能不能为我们订做一套?”杨柏成一听,怎么不行?不久裤子做出来了,“这条裤子得收两条裤子的钱。”师傅调侃道。他这才知道,因为腰围用的布料相当多,可不是成本高。

  后来,又陆续听朋友说起买衣服总买不到合适的,要么袖子短,要么臀围紧。浩尔便有了做特体订制的想法。“这类人群是刚需,回购率高,还能减少库存,何乐而不为。”

  但那时没平台、没软件,缺乏宣传,想付诸实践谈何容易,只能偶尔在实体店为个别客户订制。

  “开发APP意在打开销售渠道,还可以避免在第三方平台返点,更能帮助客户自助填写相关数据,下单。”杨柏成介绍。

  下一步,浩尔将投入570万元,创建微信商城、天猫商城等全网营销平台,同时将电商业务订单来源信息入口统一化,通过数据总线平台与工厂端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