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
青岛日报:即墨经济开发区的“制胜之道”
更新时间:2018-05-07

 

   去年年底,在山东省商务厅发布的省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综合评价中,即墨经济开发区从全省131个省级经济开发区中脱颖而出,高居榜首。
    核心区工业用地规划少,带动性强的大项目无法落地……种种不利因素束缚其“手脚”。那么,即墨经济开发区能够全省摘冠的 “制胜之道”是什么?
闲置土地“腾笼换鸟”,成为“以亩产论英雄”的实践者和领跑者
    熟悉即墨经济开发区“家底”的人士都知道,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即墨经济开发区曾一度集聚上千家本土及日韩投资的中小企业,从事服装、纺织、电子、机械等行业。在劳动力成本提高及经济形势改变的大背景下,2008年以后,这些企业日渐式微,有的转场东南亚,有的倒闭破产,部分土地开始闲置。
    面对发展困局,即墨经济开发区围绕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引入专业规划团队,重新统筹辖区资源,发展目标锁定环渤海新经济聚集区、青岛市新旧动能转换引领区和山东省营商环境示范区。其中,面积达27.7平方公里的核心区“退二进三”,打造“城市发展新中心、城市中央商务区、现代服务业聚集区、高端生态居住区”。
    前行坐标调校后,即墨经济开发区从去年开始有序回购闲置土地。目前,核心区范围内已经投资7.2亿元,通过有偿回购、协议回收等方式盘活10余宗近1000亩闲置土地,拉开了“腾笼换鸟”的大幕,“老树”渐渐开出“新花”。
    2017年6月,即墨经济开发区以7500万元的价格,收购青岛华纺纱布有限公司20.9亩闲置厂房,转给青岛三迪时空集团,建起国家小微企业3D打印创新创业示范基地。三迪时空集团董事长李培学对此表示:“此事可谓是‘一箭双雕’,一方面解决了企业的燃眉之急,另一方面也解决了新项目因土地指标限制、建设周期长等短期内无法落地生根的难题,为新旧动能转换提供了阵地。”
    3D打印创新创业示范基地仅仅是即墨经济开发区“盘活”闲置土地从“老树”上开出的“新花”之一。数字显示,截至去年底,即墨经济开发区核心区已完成各类投资170亿元,市民文化中心等20余项重点工程建成并投入使用,成为以 “亩产论英雄”的实践者、领跑者。
    “这些回收土地正陆续按照土地用途规划被赋予新的动能。其中,13栋总部大楼拔地而起,中国·青岛国际(生物谷)健康产业先行试验区、乐都城国际音乐谷等大高新项目接连落户;300余亩回收土地用于市政道路和公建项目建设,包括龙泉湖公园、盟旺山公园等。”即墨开发区经济发展局局长黄祖超说。
打造北安、金口标杆产业园,“飞地经济”激发内生动力
    淘汰二产、发力三产,这是即墨经济开发区核心区的发展目标。但是,一个现实问题横亘面前:智能制造和新材料等产业项目纷至沓来,如何接得住、放得下?“区外园”的飞地经济发展模式走进视野。
    生产要素上存在一定的互补性,经济利益上具有共享性,才能激发起内生动力,这是“飞地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即墨经济开发区放眼区外广阔天地,看到了发展空间的拓展方向。
    “跨区布局、联动发展的飞地经济模式,不仅破解了飞出地发展土地之困,而且也将为飞入地提供每年上千万元的税收收入。”即墨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主任刘伟表示,开发区将聚力把北安、金口两个产业园打造成为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标杆产业园。
    即墨区北安街道的智能装备产业园是即墨经济开发区的“飞地”园区之一。该园总占地面积190亩,其中包括开发区回购的120亩闲置土地。“与其他产业园区不同,该园区不仅要建现代化标准厂房,还将按照企业实际需求定制厂房,目前在建的便是为海隆集团定制的两栋厂房。”即墨开发区经济发展部副部长王鹏介绍。
    “我们是做汽车装备零部件的,需大型机械手臂操作,对厂房高度、承重都有很高要求。园区的定制厂房给我们省了一大笔费用。”海隆集团副总经理傅键表示。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以前经验,厂房建设、土地租赁等费用全部加起来,启动一个项目差不多需要3到5亿元,企业一次性掏这笔资金,势必影响项目之后的产业升级;而有了开发区提供的定制厂房,企业只需缴纳租赁费,按签订20年合同、每年费用600万元计算,平均每年节省1800万到3000万元,省下的这笔钱可以更多投入到智能升级上。
    目前,即墨经济开发区两个 “区外园”已于去年11月同步开建:一个是以机器人产业为主导的北安智能装备产业园,另一个是以大数据产业为主导的金口大数据产业园,两园总投资16亿元。目前,国家专用集成电路试验平台、国购机器人中心等6个大项目已签约落户,预计今年10月,两园区将同步竣工,年底前投入使用。
开发区与行政区的职权关系得以理顺,“系统”创新提速增效
    新旧动能转换是一项系统工程,各类资源要素需要化“掌”为“拳”的系统“重组”,才能实现系统性有效性前进。即墨经济开发区在全省先行先试,以管理创新推动建设“加速度”。
    鉴于工程建设、招商引智、金融投资等一线任务艰巨,即墨经济开发区争取即墨区委、区政府的支持,于2017年5月调整了管理体制,变身“纯功能区”——开发区承担经济发展、招商引资、规划建设任务,社会事务则交由属地街道负责。“这理顺了开发区与行政区的职权关系,剥离了开发区的社会管理职能,从而保证大家凝心聚力抓好城建和经济。”创智新区管委主任解选本表示。
    在部门设置上,开发区向为经济建设服务靠拢:2017年,启动事业部制改革,将原来的24个部门压缩至17个部门;2018年2月,在即墨区率先启动“大部门制”改革,部门数量由17个继续压缩至7个,后勤人员数量由37人减少至24人,其余人员全部充实到工程建设等一线部门。此次改革后,七大部门集中到一栋办公楼,结束了以往分散办公的局面;分管领导担任部门长,直接靠在一线抓项目。
    “管理上的创新直接带来了工作的提速增效。”对于前后变化,黄祖超感触颇深,“以前招商部门只负责引进项目,签约后就不管了,企业要自己去跑规划、建设等手续,现在一个部门负责到底,从初次洽谈一直到最终投产。以前一件工作要层层汇报,至少经历经办人、部门长、分管领导三个层级,现在分管领导直接担任部长,决策和执行效率更高,工作提速了,效率也增强了。”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张华 通讯员 吕 栋 曲芙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