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信息 >
徐沛东:坚定文化自信,继承优秀中华民族文化,是每个华夏子孙的责任
更新时间:2018-01-12

  

  1月6日下午,古城大讲堂在即墨经济开发区科创中心报告厅举行,本期邀请到了著名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徐沛东。

  多年来,徐沛东创作了大量广为流传的经典歌曲,如《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篱笆墙的影子》《亚洲雄风》《我像雪花天上来》《爱我中华》等。现场,他以“文艺创作的回顾与展望”为题,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深入地阐述了他对于如何建立文化自信、文艺创作的继承与创新以及文艺发展的思考。

  对于如何理解文化自信,徐沛东这样说:

  

  习近平总书记曾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述了自己的往事。他说自己是在文学艺术的滋养下茁壮成长的。在他的知青时代,文学艺术带来了精神享受,锻练了人生品格。总书记曾在全国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善于从中华文化宝库中萃取精华、汲取能量,保持对自身文化理想、文化价值的高度信心,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使自己的作品成为激励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不断前行的精神力量。

  当今世界,科技高速发展,文化高度交融,如果自己的文化方向迷失了,即使经济再发达,将来也是危险的。因此,保留我们的文化自信至关重要。

  自信来自于对优秀中华文化的继承。所谓继承,是对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尊敬,这是每个华夏子孙的责任。我们有责任继承优秀的中华民族文化,而不被外来文化所冲击。同时,我们还应该有创新的勇气和创新的本领,发展自己的文化,这就是文化自信。

  对于如何理解文艺创作的继承与创新,徐沛东这样说:

  艺术发展一定是人性的、科学的。所以文艺的特点,首先要尊重规律,其次要勇于创新,不能墨守成规。不管是表演者、演奏者还是创作者,每个行当都要遵循同样的规律。

  艺术创作贵在创新,既要提防死板的“学院派”,也不要迎合,迎合带来的恶果就是作品浮躁、没有深度,不能感动人。

  继承与创新,永远是文艺创作两个不可或缺的方向。没有继承,优秀文化是留不下来的;没有创新,文化则不可能发展。继承和创新都不能偏废。

  创作者还要培养本身艺术之外的修养,得有知识、有认识、有高度,才能使自己的艺术创作是鲜灵活现的,是有生命的。

  创作者要有工匠精神,“手艺”要好,基本功要扎实。灵感不可能一下就能转换成作品,有过硬的“手艺”,才能随心所欲地为思想和精神服务。

  《我热恋的故乡》是我的成名曲,它的音乐语言是民族的,是我从河北梆子中获取了元素,把它变成了我的东西。大部分中国歌曲讲究一种韵律的平衡,而这首歌曲在当时打破了这种平衡,这一点是我从西方音乐中借鉴而来的。这首歌反映了当时人们的精神追求,所以歌曲出来以后,很快被老百姓喜爱。

  “文艺创作是一项艰苦的劳动,创作者要不断地更新,保持一颗蓬勃发展的心。”徐沛东坦言,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急速变革的时代,创作者必须要不断创新、不断发展。

  徐沛东简介

  徐沛东,1954年2月1日出生于大连市。1970年考入福州军区歌舞团任首席大提琴。1976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杜鸣心教授。1979年毕业,同年回福州军区歌舞团任作曲及指挥。1985年调入中国歌剧舞剧院任作曲、指挥。曾任中国歌剧舞剧院创作室主任、副院长等职。国家一级作曲,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现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教科文卫体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高校音乐联盟主席、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学院院长。

  创作了歌剧《将军情》、舞剧《枣花》、电影《摇滚青年》、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三部曲、《风雨丽人》《东周列国》《雍正王朝》《我这一辈子》《五月槐花香》《戈壁母亲》等70多部影视剧音乐作品,并创作了大量的美声、民族、通俗及文艺晚会主题曲近千首。出品了近100多盘个人作品专集磁带、CD及个人作品专题晚会等。代表作有《我热恋的故乡》《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篱笆墙的影子》《苦乐年华》《亚洲雄风》《不能这样活》《命运不是辘轳》《乡音乡情》《爱我中华》《辣妹子》《红月亮》《种太阳》《久别的人》《大地飞歌》《我像雪花天上来》《踏歌起舞》《我要去延安》《天蓝蓝》等。除以上作品均多次获得全国各类比赛的金、银、铜奖外,还有60多首的作品获全国各类大奖。曾多次担任国内各重大比赛的评委工作。代表国家多次参加国际音乐节、流行歌曲比赛的评为工作及文化交流活动。多次为文化部大型晚会担任音乐总监,组建并带队92、93、94、95年《中国风》赴香港的演出工作。

  图:邵向阳 林福倩

  文:《商周刊》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