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首页 > 文化旅游

【金口故事】血战猴子岭

2018-12-11

  1947年,为坚持青岛、即墨边缘地区的武装斗争,我即东警卫营二连长期活动在国民党军盘踞的四舍山、莲花山一带,对国军青岛外围防线形成直接威胁。

  1947年7月,国民党四舍山守军得知二连驻扎猴子岭(今日金口镇河阳庄),并掌握了二连的详细布防情况,连夜调集一个营又两个乡队500余人,由一名张姓营长带队,连夜冒雨前来偷袭。

  其时,二连连部同一排驻猴子岭村内一处大院,二排、三排分驻村西和村南,三个排虽说成掎角之势,但整体地形却相当不利。因为连日大雨,猴子岭村南莲阴河滔滔大水,挡住了出村路。村西是条天然水沟,村北则是猴子岭高埠。也就是说,即东警卫营二连所驻扎的,是一块三面于己不利的绝地。

  7月5日夜,敌军完成包围后,战斗突然打响。因为事先对敌人行动毫无觉察,二连的三个排不但没能形成相互支援,还被分割为三部分层层包围,逼进了三处院落。并很快短兵相接。

  连长王世君、指导员冯永昌临危不乱,当即决定以连部和一排为依托,用密集手榴弹掩护,靠白刃战把敌人压出去。然后依托房屋墙垣掩护死守,伺机组织力量向村外突围。但因为三个排被分割包围于三处院落,根本不能有效下达作战命令,三个排只能各自为战。

  因为国民党军已经提前熟知警卫营二连布防,所以战斗一打响,就猛攻连部和一排,,企图先打掉二连连部,然后分歼各排。连部和一排连续白刃冲锋,无奈敌众我寡,伤亡过半也无法突围。

  眼见硬突不能奏效,王连长只得下令打通墙壁,向村东北方向突围。

  后来的战况证明,西北方向也是猴子岭战斗唯一可行的突围方向。连部和一排破墙从敌人背后杀出,国民党军一时措手不及,竟被杀开一条血路,成功突围出去。

  但连部和一排此时也仅仅剩下不足10人,30多人都在拼杀中或突围中牺牲。此时天欲放亮,敌军虽众,也不敢久战。水流越来越大的莲阴河水,随时可能阻断他们会四舍山的退路。于是国民党军遂不再顾及突围的连部和一排,集中所有兵力猛攻二排和三排。连部和一排有心接应二排三排,已经力不从心。

  战斗打响前,查哨的二排长已经发现敌人,知道遭敌包围,火速叫起部队,爬上屋顶占领有利地形,以排枪射击打退敌人偷袭,双方隔二百多米形成对射。

  国民党军见冲不上去,就用密集炮火猛轰,把二排从屋顶高处打到地上。此时二排已经多人负伤,听到连部一排方向枪声冷落,知道连部已经自行突围,二排长果断率部反冲锋,杀开一道缺口,冲出村子到了村西一条大沟,跳进沟准备顺沟突围。

  孰料,敌军提前熟悉地形,早已在沟对面布置了十几挺机枪。当二排一进入沟中,十几挺机枪一起扫射,二排杀出村来的三十多人全部被射杀在沟内。

  三排因为驻守村南一个富户院落,防守条件相对好些。虽然被围,却能利用地形和身在暗处条件,对敌形成有效杀伤。不得已,敌军只得调来多门美式“六〇炮”,对三排防守大院猛烈轰击。打到最后,敌人的全部兵力都压过来,向三排驻守大院反复冲锋。三排也组织力量反冲锋试图突围,无奈伤亡过多,敌军又是多层包围,始终不能扭转攻守态势。将近天亮,三排剩余十几名战斗人员子弹打光,砸断手中枪支,拉响了集中起来的所有手榴弹,冲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

  即东警卫营猴子岭一战,二连几乎全军覆没。其战况之惨烈,战士们视死如归之悲壮,均为地方部队所罕见。虽属败仗,也给四舍山一带国民党军以震慑,弘扬了我即东警卫营敢打硬仗的作风和能死战的无畏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