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首页 > 文化旅游

【走进金口】轶文传说之叔侄斗富

2017-11-22

        金口港商埠最早的大财阀,是乾隆年间的侯家滩人侯宦。

        据传,当时侯宦财富之巨,金口港上无人堪匹敌,乃至金口街上每逢商户们公请戏班唱戏,侯宦总要包揽捐款半数以上。财大气粗,自是颐指气使,天南海北客商们逐渐都认了侯宦的“圆丰号”,是金口港首屈一指的大商号。

        俗云树大招风。首先起来挑战侯宦商界地位的,居然是侯宦的堂叔侯受瓒。其时,侯受瓒借助其子侯诰高中武举影响,思谋取代侯宦在金口商界的地位。叔侄二人很快明争暗斗,谁也不可相让。

        有一年,金口天后宫庙逢会,侯受瓒未与侯宦协商,即请来一个戏班唱戏。侯宦顿时大怒,立即不惜巨资,从烟台“同乐会”请来最有影响的戏班,与侯受瓒请的戏班大唱对台戏。有清一代二百年间,烟台“同乐会”始终声闻遐迩,再大的名角到烟台都要拜码头,侯受瓒请的戏班,自然无法与之一较高下。台下观众,顿时全被“同乐会”戏班吸引过去。于是侯宦大喜若狂,侯受瓒恼羞成怒。叔侄二人终于彻底撕破脸皮,争斗愈发白热化。

        比钱比不了侯宦,那就比谁手黑!侯受瓒知道侯宦每月十五都要到天后宫之东李太山上狎妓,就在某月十五那天,在侯宦下山必经的金口街马神庙拐角处,预先埋伏下府中豢养的十几名武师,下黑手把侯宦揍个半死,侯宦的一个眼珠子都被打了出来。

        吃了哑巴亏,侯宦哪肯善罢甘休。比手黑比不了叔叔侯受瓒,那就依仗财势借助官府,罗列了大量罪状告侯受瓒。为显示财势向官府施压,侯宦竟从金口到济南,每隔三十里便号下驿站饭庄,专为告状开销服务。那时代富豪级人物打官司,无非是另一种形式斗富。侯宦如此声势,顿时震惊整个胶东。财富逊于侯宦的侯受瓒,开始显露颓势。

        到济南后,就在马上要对簿公堂的前一天,侯宦的母亲突然病故。侯受瓒率先得讯,马上安排人对侯宦严密封或消息,自己却身披重孝,走上公堂应诉。

        山东按察使衙门主审官员对侯宦以晚辈身份诉讼乃叔,本就视之为忤逆,待见侯受瓒身着孝服问起缘故,对满身华服侯宦的薄情,自然就大为震怒,哪里还管什么青红皂白,直接一顿乱棒,把侯宦打出公堂。

        此时侯宦才知道又受了乃叔侯受瓒暗算。安葬亡母之后,侯宦愤愤然还想上告,不料心狠手辣的侯受瓒一不做二不休,不但派人把侯宦毒死,还趁势夺去侯宦几乎全部的产业,完全取代了侯宦在金口商界的地位。

        豪门强族内斗,历来为人们所不齿,何况手段卑鄙。侯家商团在金口港上逐渐被孤立。不久,随着周疃李秉和崛起暴富,李家的“一百二十春”又很快盖过侯家商号。金口侯氏家族后人虽多有出仕经商者家大业大,却再也无力称雄金口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