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旅游 首页 > 文化旅游

【金口故事】千年精灵——山枣树

2017-10-27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金口镇杨家屯村,就坐落在这山不太高,水不很深的黄海之滨名闻天下的古镇金口村南一华里处。

  她南有雄伟壮观的崂峰为屏障,北靠天地共奉的福、禄、寿三星的故乡蓬莱仙岛,西连清秀优雅的胶州湾,古镇金口就在浩瀚的黄海西岸边。

  杨家屯一个默默无闻,与世无争的小山村,千百年来就在这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丁字湾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繁衍生息着。

  俗话说,娘娘怀中抱太子,杨家屯村正不偏不斜的偎依在金口天后宫娘娘的怀抱中。然而,千百年来,杨家屯村并未出过皇太子,而是孕育了两棵历尽沧桑,迎霜傲雪的千年古树——山棘子。

  这两棵树生长在杨家屯村正南边,有人说他们是父子数,也有人说是夫、妇树。两树间隔五十厘米成南北形,北边一棵直径七十厘米,南边一棵为四十二厘米。千百年来,两树一直受到当地百姓的爱戴和保护,并根据他们各自的相貌、特征给他们起了很多趣味浓郁的雅号,如:南天门、棘子山、盅子口、马头……

  南天门长在南边的妇树上,她那粗壮有力的主杆挺拔向上而稍偏南向,枝繁叶茂、鲜枣密布,每逢雾天,当你爬上南天门摘枣时,便会感到自己仿佛置于琼楼玉阁之间,亦梦亦幻。放眼远望,又好像在茫茫云海之中,此时此刻,你便会有飘飘如仙之感。

  马头是夫树的旁枝,她先横伸然后高昂向上,加以枝叶茂盛,远远望去,恰似一匹奋蹄腾飞的骏马。那茂密的枝叶便是那蓬松奋发的鬃毛。金秋十月,成千上万颗珍珠般的红枣密密麻麻挂满枝头,像一串串透明的小灯笼。每天都有些孩子爬上马头、南天门、棘子山摘枣吃。也有些老人在树下捡些枣子回家烧水喝,说是可以治病,还能延年益寿。杨家屯世世代代都是远近闻名的长寿村,至今仍有不少九十多岁高龄的的老人仍能参加打麻将、骑自行车。有位九十七岁的老奶奶耳不聋、眼不花,在不用他人帮忙的情况下自己穿针引线缝补衣袜。现有一位老人已有九十九岁,头脑仍像青年人一样灵活。人们都说这些老人都是因常喝山枣水的功效。

  相传,土地爷是为有道的神医,他研究过山枣的药用价值,用山枣烧水喝,可治百病,为了济世救人,他贩卖过山枣。一天他从蓬莱来到即墨,发现了这两棵传世珍宝,认定这是块绝佳的风水宝地,便在老树下落了户,安了家。自此这两棵老树便有了灵性。

  树下有一座精巧玲珑的土地庙,庙内设有两尊花岗岩石打磨的土地爷爷、土地奶奶神像,他(她)们那慈善厚爱的笑容,象征着杨家屯村世世代代幸福吉祥,风调雨顺。庙的上端是一块完整巨石打磨而成,脊是脊,檐是檐,美观大方。两边有东、西两殿,庙门口安放着一个两耳玉环石香炉,前面是一座高大的影壁,上面的字因年久失修已看不清了。

  关于老树的年龄,现已无从说起,儿时常听一些老人说起,他们的爷爷小时候这两棵老树就这么大。真可谓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孙。就这样世世代代,子子孙孙,不知传了多少代。有些人说,此树可与天地并齐,日月同辉,然而现在老树依旧,但大非昔比。

  在史无前例的十年浩劫中,造反派掀翻庙宇,砸烂神像,老树也被砍去了左膀右臂,夫树被锯掉了高昂挺拔的马头和一些不知名的树杈。妇树也被割去了和现存一般粗的一棵长的像一个倒“几”字式大枝。从此,老树没有了往日的繁茂景象,树头少了一半,红枣少了一半,叶子也都早早枯萎了。

  一声春雷,唤醒了老树的灵气,近几年老树仿佛反老还童,芽也茂了,杆也盛了,枣子结的也多了。她的灵气传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各地游人纷纷前来瞻仰这两棵千年古树。北京的、广州的、青岛的、烟台的。游人们都是那样仔细的观瞻老树的各个部位,并亲热的摸一摸,抱一抱老树,然后又是摘枣,又是照相,有人还特意摘几颗大枣带回家,献给老人、孩子们烧水喝,以求全家人幸福安康。

  2004年9月,北京国家科考队专家来到了杨家屯村,他们认真考察了老树,又访了几位老人,并用现代高科技给老树做出了理论性的准确年龄为1310年。

  随着各级领导及各地来瞻仰老树人数的增多,市委、市政府特意为杨家屯村新修了三纵两横的水泥路面,一个偏僻封闭的小山村再也不用为道路颠簸不平而发愁了,真可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从宽可平坦地青威路下来,可一尘不染的来到老树身边。

  青岛人是善良的人,即墨人是热情的人,我们真诚的欢迎前来金口镇杨家屯村瞻仰老树的人们,并衷心祝愿老树能给你们及家人赐予幸福与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