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文化 首页 > 业务信息公开 > 特色文化

蓝村镇:走过半个世纪的民间柳腔剧团

2017-10-16

在即墨市蓝村镇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庄户剧团——时于庄柳腔剧团(现已注册登记为即墨市时艺柳腔剧团),自五十年代成立以来,至今已走过60载。

民间柳腔里的“活化石”

“咚咚锵,咚咚锵……”隔得老远笔者就能听到蓝村镇西时于庄村的文化大院里敲锣打鼓,十几个演员正在排练,正在指导的是孙公章,他是时艺柳腔剧团的老前辈了,84岁高龄,大约一米八的个头儿,身体硬朗,精神矍铄。

“剧本?曲谱?……就是俺师傅啊!”当笔者提到要看看剧本,演员们都有些诧异。

“俺师傅是唱、念、做、打、写剧本、化妆……样样精通,20多个剧目都在他肚子里装着,都记的清清楚楚。”剧团的打鼓佬纪仁峰今年58岁了,是文武场的总指挥,“跟了师傅孙公章快40年了,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学到手。”

三代人的“柳腔梦”

据了解,即墨市蓝村镇是即墨柳腔的发源地之一,在解放前,导演孙公章的父亲孙加池同即墨柳腔老前辈刘作廉等人一起创立了小有名气的庄户剧团,据说是“时于庄柳腔剧团”的前身,他们是早期活跃在即墨西部的柳腔艺人之一。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孙公章就凭借从父亲孙加池那里学到的技艺和极高的戏剧表演天赋,进入即墨市柳腔剧团,60年代剧团不景气,他就回到时于庄村,并加入了父亲孙加池创办的时于庄柳腔剧团,从普通演员做起,一唱就是50多年。

“儿子孙仁慈从小就爱唱柳腔,17岁时考到即墨市柳腔剧团,那年代条件艰苦,后来剧团撤销被分流到了企业。”说起五个子女中唯一爱好柳腔的小儿子,孙公章难言遗憾。

据孙公章老人说,他的后代,由于耳濡目染,或多或少也能唱几句。

“老戏人”演戏,“老票友”爱看

时于庄柳腔剧团的演员们有的已经跟着孙公章老人学戏50多年了。虽然是土生土长的老庄稼人,但是排起戏来却有模有样。

“我们还在蓝村镇五里村的电影院演出过,当时‘票房’很高,也有很多‘粉丝’。”45岁的孙公强是现任剧团团长,20多年前受其父亲孙加喜的影响也加入了剧团。“我们正在排练正月十一的演出节目《桃花庵》。”最近,他和副团长于学占正筹备即墨市文广新局春节期间的送戏下乡。

“这个柳腔剧团很有名,我小时候他们就在各村巡演,我们就跟着跑到别的村看。”与笔者同行的蓝村镇机关干部侯文峰是当地人,他感慨说,现在年轻人很少接触柳腔,都是老一辈的人爱听柳腔。

与时俱进,广场舞成“搭档”

孙公强说,由于即墨柳腔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些民间柳腔剧团逐渐发展壮大。今年,时于庄柳腔剧团策划了民间“我是明星才艺比赛”,与广场舞同台,为传统柳腔争取了更广阔的舞台。

据孙公强介绍,近几年,时于庄柳腔剧团自编剧目,应对挑战。2009年在“即墨市庄户剧团调演”中演出的自编剧目《摔子劝夫》荣获三等奖。同时,为了走上正规化的道路,在蓝村镇科技文化中心的引导下,剧团申领了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并争取到了参与市文广新局“送文化下乡”的机会。

传承民间柳腔从娃娃抓起

“我带了三批徒弟了,最大的也快70岁了,小的也得四十五六了。”一提到柳腔下一步的发展,导演孙公章就愁上眉头:“缺人啊,年轻人要是愿意学就好了。”

 “俺闺女今年9岁了,时不时就跟我唱上段儿,放假了就跟着我来剧团。”今年47岁的杨玉红从小爱好柳腔,在当地一家超市工作,师从孙公章老人已经20多年了,她在家里练戏,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上小学的女儿侯山山。

剧团演员们说,有时候剧目需要儿童表演者,请来演戏的孩子们也很欢喜。中老年领着孩子看戏是普遍现象,小孩年纪小模仿能力强,几场戏下来还能学唱几句。

  即墨市蓝村镇分管宣传文化工作副镇长孙珣感慨说:“时于庄柳腔剧团之所以能经历60多年变迁活跃到现在,正是由于当地文化底蕴浓厚的乡土文化,才让这个民间剧团得以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