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 首页 > 美丽乡村

话说即墨西北乡

2019-09-24

  “即墨”之名,早在战国时代便已出现。相比这个至少两千三百年历史的古老地名,即墨西北作为地名的段泊岚则出现较晚,是由明清时期即墨西北驿铺之一段铺栏演化而来的。

  但这无碍这片土地上负载着丰富而厚重的历史内容。姜家坡、起戈庄等龙山文化遗址表明,早在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这一带繁衍生息。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是即墨故城(今平度朱毛)东南方重要农耕区。到隋开皇十六年(596)即墨城区南移今址,这里虽由即墨东南乡变为西北乡,它的性质却一直未变。直至直到今天,依旧是古老即墨的“西北粮仓”,青岛的“菜篮子”。

  因此,如果说今天青岛的文化之根在即墨,那即墨文化最早的发祥地,在今之即墨西北,在沽河流域,这片广袤而丰厚的沃土。

  传统农耕文明时代,人们依水而居是必然选择。汉代之后的一千多年间,曾有八王、六侯、一相治即墨,故而虽有沽水泛滥,几度沧海桑田,这片土地依旧被先民们反复耕耘,熟得不能再熟。“挖开康王坟,山东不受贫”。大沽河彼岸六曲山上康王刘寄的巨大封土之下,千百年来一直埋藏着这个古老的传说。而与彼岸一脉相连的此岸埠东周墓、小吕汉墓、刘家庄汉墓、官路埠遗址、栗林遗址等等,多年来屡有齐刀币乃至青铜器物被耕犁翻出地面,愈发印证了人们的传说。到唐代,此地有毛家镇“万户屹焉”。后来这个数万人的大市镇虽然毁于兵燹,却还留下了“毛戈庄”这个村名。民间传说,在大沽河和五沽河交汇的地方,还曾有个叫“汀村”的大村落,也是胶东一带著名的大市镇,后来却在一夜之间骤然消失,消失得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连成书于清光绪年间、详细记载即墨乡土风情的《即墨乡土志》,也不曾对它留下片言只语。

  1974年,人们在青岛引水工程工地、大沽河古河道的三米地下,挖出一座石桥。石桥名“太平桥”,南北长82.5米,东西宽3.64米,高10米。33座三棱形桥墩底部围打梅花桩,梅花桩由13层垫石构成,每层垫石高0.65米。也就是说,从桥墩底部到桥面,有近20米高。建如此一座桥梁,就是放到现在,也是一项大工程。

  沽水涛涛流日月,太平巍巍贯古今。宏伟的太平桥真实地证明了这里二百多年前是州县通衢,也间接说明了那些在方志上骤然消失村落的沧桑轮回。现在的大胡埠村原名岵埠,山多草木曰岵,停船码头曰埠。而这个曾经是多草木土山下的码头,连同天宫院等村落,建国之前还属于彼岸的莱阳县。而如今河对岸平度市南部商贸重镇南村,清末还是即墨四大市镇之一……

  万物之逆旅犹在,百代之过客未老。据不完全统计,如今在家乡投资规模化经营及在外办厂经商的即墨西北乡人,约有上万人,其中不乏资产上亿的乃至几十亿的大型公司。源自驿路的商道古风,始终在即墨西北的古老村落之间劲吹鼓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