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证指南 首页 > 法律服务 > 公证指南

公证损害赔偿纠纷中起诉方败诉的司法观点集成

2017-09-06

  在向公证机构提出损害赔偿诉讼时,有必要注意案件中一些可能导致起诉方败诉的情形。对于这些情形,律师或者法律工作者有必要在诉前就提醒当事人,及时改变诉讼策略与战术,以避免一些没有必要的讼累。

  (一)不具有损害事实

  损害事实是侵权责任的要件之一。不具有损害事实也就导致损害赔偿的请求无法成立。

  案例:(2014)三中民终字第11626号

  “本院认为:……五上诉人主张潞洲公证处应赔偿其经济损失105714元,首先应举证证明该损失确已发生,其次才有侵权责任构成中其他要件的考察。本案中,依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潞洲公证处在出具(2004)通证民字第0662号公证书过程中未尽到充分的审查核实义务,存在过错。但现624号房屋已经过户回五上诉人名下,五上诉人向潞洲公证处所主张的所谓105714元经济损失,实际上是其代姬士华所偿还民生银行的贷款,该款项是五上诉人自愿偿还,已经转化为对姬士华的债权,难谓系确已经发生的损害。故五上诉人要求潞洲公证处赔偿损失105714元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正确。”

  (二)损失已得到弥补

  不管是第三方还是哪一方出资,当损失已经得到弥补的情况下,损失实际也就相当于未发生。

  案例:(2015)张民终字第53号

  “本院认为,熊爱芬与乌良台村委会于2009年11月19日签订了原西沟荒山荒地荒沟承包协议书。同日,被上诉人尚义县公证处为熊爱芬与乌良台村委会签订的该承包协议书进行了公证,并向熊爱芬与乌良台村委会出具了(2009)尚证经字第113号公证书。但该承包协议书中的标的物已由上诉人闫宝瑞于2000年6月30日起承包,2010年12月31日才到期。熊爱芬作为上诉人的妻子,其承包行为是对丈夫闫宝瑞的承包的续包,作为家庭式经营方式,上诉人也对此未提出过任何异议。被上诉人发现其出具的(2009)尚证经字第113号公证书存在错误时,在上诉人与乌良台村委会签订的原西沟荒山荒地承包合同到期前,于2010年11月26日及时予以撤销,被上诉人的公证行为未对上诉人的承包合同造成损失,也未影响上诉人承包合同的继续履行。且因无良台村委会与熊爱芳签订的原西沟荒山荒地荒沟承包协议书违法了相关的法律规定,无良台村委会通过尚义县法院在确认该协议书无效时以调解书的方式补偿熊爱芳合同损失、撤销公证文书损失及承包荒山、荒坡后所支出的挖坑、植树、管理等相关费用合计350000元,并已履行完毕。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不具有过错

  同样,过错也是侵权责任的要件之一。不具有过错也会导致损害赔偿的请求无法成立。

  案例:(2014)宛龙梅民初字第253号

  “本院认为……被告南阳市智圣公证处是否应对原告王天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取决于其在办理公证的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公证是依法定程序进行的证明活动,公证机构只是证明机构而非鉴定机构,其职责是对经法定公证程序所能认定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故只要公证机构在履行职责过程中依法定程序、采用合理方式、审慎作出审查,应认为公证机构已依法履行其审查义务而不能认为公证机构存在过错。本案中,被告南阳市智圣公证处依据王君超的申请书、委托书、身份证、户口本、王天兴身份证明、新野县溧河铺镇王坡村村委会出具的关于王君超与王天兴系父子关系证明、加盖新野县公安局溧河铺派出所户口专用章的关于王君超与王天兴系父子关系证明,作出(2012)南智证民字第2607号公证书,其中对认定事实起关键作用的是加盖新野县公安局溧河铺派出所户口专用章的关于王君超与王天兴系父子关系证明,本院认为,加盖国家行政机关公章的文件对外有公示效力,除非有相反的证据予以推翻,一般情况下应认定其是真实的,故被告依照法定程序对王君超提供材料进行审查,已尽到必要的审查义务,其在作出公证的过程中不存在过错。而且,被告的公证行为与原告的损失没有因果关系,故原告的诉请不应支持。”

  (四)不具有因果关系

  侵权责任要求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如果不存在,那么其诉讼请求所谓的“侵权”就可能不成立。

  案例:(2016)黔0623民初650号

  “本院认为,侵权责任法所规定的侵权责任要求侵权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也就是受害人财产损害的发生与侵权行为人的侵权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本案中,原告娄芬才要求公证处赔偿误工损失人民币30000元,在原告娄芬才向公证处声称公证内容不合法后,石阡县司法局就主持原告娄芬才与罗晓军达成口头调解协议,至此,被告公证处的公证错误给原告娄芬才造成的损失已得到应有的补救。事后罗晓军只履行了部分协议,原告于是找被告公证处以及石阡县国家税务局要求解决,最后通过诉讼程序判决罗晓军支付原告娄芬才抚恤金。从纠纷发生到协议的达成再到判决的产生,均因罗晓军不自动履行退赔原告娄芬才应得抚恤金的结果。该案所涉及的公证遗嘱内容中,当事人之间是夫妻或父母子女关系,从立遗嘱人违法将原告娄芬才排除在遗产分配之外,以及罗晓军不履行调解协议和判决,该家庭存在极度的不和谐因素。本该是向父母尽赡养之责(同时也有此经济能力)的人,却借公证处公证错误拒付父母所该有的抚恤金。因而原告所主张的误工损失,与被告公证处的公证错误不具有法律上的直接因果关系,本院对原告要求被告公证处赔偿误工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鉴于本案原告年事已高、经济拮据的具体情况,本案诉讼费作免交处理。”

  (五)当事人自己造成损害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证活动相关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规定了人民法院对于当事人以及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明知公证文书有问题仍使用的情况不予支持赔偿请求。

  案例:(2016)川15民终107号

  “本院认为,上诉人谢万富在本次公证中有重大过错,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司法局于2006年7月27日作出的宜翠司申决字(2006)第4号《宜宾市翠屏区司法局申诉决定书》撤销了宜宾市翠屏区公证处(1997)宜翠区公证字第265号《委托书》公证,上诉人谢万富在无授权委托的情况下,没有代王明淑申请公证和签收公证书的权利,这是264号公证书不被采信的重要原因。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证活动相关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六条规定: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明知公证机构所出具的公证书不真实,不合法而仍然使用造成自己损失,请求公证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谢万富明知265号《委托书》公证已被撤销,264号公证书有错误,仍然使用,即使造成自身损失,也应该由谢万富自行承担。”

  (六)未穷尽司法途径向案外人主张权利

  承担补充责任的责任人在第一顺序的责任人无力赔偿、赔偿不足或者下落不明的情况下,在能够防止或减少损害的责任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故而,在未先起诉直接责任人或共同起诉直接责任人与补充责任人的情况下,补充责任者可以以此为由要求法院先行驳回起诉。

  案例:(2016)京0118民初4448号

  “本院认为:……本案中,因案外人提供虚假人员向被告申请办理公证,致使被告出具了错误的公证书,但被告在办理公证文书时,审查了相应证据材料并与公证申请人进行了谈话,履行了相关法律规定的义务,且依据二原告的申请,经过复查撤消了错误的公证文书,故可以认定被告在办理公证事项时履行了一定的审查义务,被告不存在明知证明材料为虚假或双方恶意串通的情况,故造成二原告损失的直接侵权人系案外人员,被告不属于直接侵权人,也不符合与直接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定情形。虽然被告在受理公证申请时,对于相关材料进行了审查,但根据被告公证员出庭所作的陈述,被告在办理公证时未尽到完全的审查、核实义务,应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而所谓补充赔偿责任,是指多个行为人基于各自不同的原因而产生数个责任,造成直接损害的直接责任人按照第一顺序承担全部责任,承担补充责任的责任人在第一顺序的责任人无力赔偿、赔偿不足或者下落不明的情况下,在能够防止或减少损害的责任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且可以向第一顺序的直接责任人请求追偿的侵权责任形态。因此,在被告仅应承担相应补充赔偿责任的前提下,二原告应先起诉直接责任人或共同起诉直接责任人和被告,先明确直接责任人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之后,再确定被告应承担的补充赔偿责任。现二原告在拒不起诉造成公证文书虚假的直接责任人、无法确定损害数额的情况下,而直接起诉被告要求赔偿,尚不具备起诉条件,故对于二原告的起诉应予以驳回。”

  (七)超过时效

  诉讼时效是一个最基础的诉讼工具,也是一个最为常见的一个程序性问题。诉讼时效的超过,将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当然,《民法总则》将时效进行了延长,从2017年10月1日起相关案件的诉讼时效又可以重新加以审视。

  案例:(2016)甘07民申17号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当事人超过诉讼时效期间起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受理后对方当事人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抗辩事由成立的,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临泽县公证处于1998年12月16日作出(98)临公内字第1203号公证书,2006年申请人曹耿就侵权事项曾向被申请人及公证人员主张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于2006年3月1日起施行,申请人曹耿应在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二年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至2015年8月17日申请人曹耿才向临泽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律规定的二年诉讼时效。原审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判决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八)起诉错误

  关于撤销公证书或者确认公证书无效的起诉错误情况,尽管公证法与相关司法解释已有明确规定,但仍有相当大比例的群众甚至律师、法律工作者仍然将撤销或确认公证书无效情况起诉至法院。而一些地区的立案庭法官在受理时也未必会注意到公证制度中的这一安排。这就导致了因要求撤销或者确认无效的案件大量流入法院,而法院在后续的程序中却又不得不裁定驳回起诉。

  案例:(2016)川19民终721号

  “本院认为:上诉人在一审中提起诉讼明确请求撤销涉案公证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三十九条‘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认为公证书有错误的,可以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内容违法或者与事实不符的,公证机关应当撤销该公证书并予以公告,该公证书自始无效,公证书有其他错误的,公证机构应当予以更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证活动相关民事案件的若干规定》的第二条‘当事人、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起诉请求变更、撤销公证书或者确认公证书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原审裁定驳回上诉人在一审中的起诉正确,上诉人请求撤销原裁定改判支持其诉讼请求于法无据。关于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江南公证处为不合法的借款合同进行公证,给上诉人造成损失的问题。经查,上诉人申请江南公证处进行公证的借款合同,已经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2015)巴州民初字第2143号民事判决及本院(2015)巴中民终字第623号民事判决认定为依法成立且有效的合同。上诉人主张公证程序存在过错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袁明胜、严志英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阮啸   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  

  (来源:公证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