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园地 首页 > 规划园地

城市规划核心工作是保持和塑造文化特色

发布日期:2017-09-22

  来源:中国规划网 

  ——访中国科学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齐康

  日前,专程赴福州拜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所长、著名建筑学家、杰出的建筑设计和城市设计大师齐康教授,并就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建设和利用作了访谈。

  一、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持自身文化特色,重点是提升对城市文化特色的关注度

  记者:齐老师长期从事建筑和城市规划领域的科研、设计和教学工作,是我校建筑学国家重点学科“建筑设计与理论”的学术带头人。您不仅设计了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记念馆、南京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郑州河南省博物院、福建省历史博物院、沈阳“九、一八”纪念馆扩建工程等等近百处建筑作品,还主持完成了苏州干将路、常州延陵东路等地段的城市设计。而且早在1992年,您就在《东南大学学报》上发表了《城市的文化特色与城市设计》的论文。请问齐老师,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如何保持各个城市自身的文化特色?

  齐康:城市形态是社会多系统作用于城市所表现出的物质和精神形态。它不只是城市外部的、内部的形式,有形的表现,而且包含了更广的文化内涵。

  一般地说,城市的特色是城市物质形态内外空间形象的表现,它既是外在的又是内在的。在城市的生存和发展过程中,人们不断建造适应人们生活的人工建造环境,不断改造所形成的环境。城市的社会价值观念也随着城市的发展而发生变迁。于是,在城市的物质精神文化在保留和更替中循环往复,并不断积累,在这一历史过程中逐渐形成能使人们怀念过去、研究过去、品赏其意义、共同认可的得以保留的历史价值。城市在很大程度上说是历史性的,不管是老城还是新城,新城也同样具有历史性,对美国来讲新城就是有历史性的。因此,历史名城的文化需要传承,因为人类最大、最高的精神层次是智慧与情感。

  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城市文化的特色》,每个城市要关注自己的文化特色。譬如说徐霞客是江阴人,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旅行家和文人,《徐霞客游记》是我国重要的文学遗产,各方面价值都很突出,让江阴人感到自豪,于是塑了徐霞客的雕像,成为江阴特色城市文化景观。譬如一提到襄樊,人们就联想到诸葛亮和三顾茅庐,譬如一讲到荆州,人们就联想到“关羽大意失荆州”和大战长坂坡。譬如一提到杭州,人们就联想到岳飞、岳坟和后来的鉴湖女侠秋瑾。我的祖籍在天台,天台也出了著名的济公和尚,济公行好事的事迹为所有的人传诵。历史的故事、历史的事实会显眼在我们眼前,特别是很多英雄事迹。这些人物呢,刻画在每个老年人身上、中年人身上、儿童的身上,他们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有地区特点的中国人,所以每个人身上都录下了地区的特点、录下了文化的特点。

  我国历史悠久,每个城市都富有名城的特点,却不是每个城市都叫名城。能不能成为名城,关键就看各个城市对自身文化特色的关注、传承、体现。

  二、发展中国城市文化特色要尊重各民族文化,塑造文化特色要从娃娃抓起

  记者:十七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对各民族文化的挖掘和保护,重视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您觉得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

  齐康: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各个民族的历史和文化在不同时期不断变迁和交融,共同组成了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我非常喜欢岳飞,岳飞抗金的故事被人们广为流传。但是哈尔滨要建设金上京历史博物馆,几年金朝的历史,纪念馆中的重要人物正是岳飞抵抗的金兀术,当时我就想怎么打我们岳飞的人还要给他搞纪念馆啊。可见,各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遗产。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发展城市特色要尊重多民族性。在中国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有先进文化和落后文化的差别,有发展和次发展的差别,有民族之间斗争和融合的过程,所以我们当今谈和谐,就是要把各种文化融合在一起,用一种和谐、共生、辩证的观点来看待各个民族的特色文化的发展。

  发展城市特色文化,就要重视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缺一不可。就南京来讲,如果没有中山陵,没有明孝陵,没有南京的城墙,没有中华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南京是什么样子的。可见,要注重城市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但是,各个城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很多,例如地方戏曲、歌唱,以及流传下来的大量的民间故事,对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也要给予足够的保护。我在国外旅游的时候,遇到许多文化大家,他们退休以后选择学习建筑史。所以,我提出一个口号——学建筑要从娃娃开始,从小开始普及知识。

  三、平衡传承与创新,解决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有机持续结合的问题

  记者:我们旅游系曾经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联合主办过一次国际会议,主题是“文化遗产保护与旅游发展”,会上各国专家都认为这是一个世界难题。齐先生不只是建筑大师,也很关心旅游事业,还在武夷山、黄山设计了不少旅游建筑和度假酒店,可以说是我校最早研究旅游的专家之一。请问齐老师,如何才能将古城保护与旅游开发有机持续地结合起来?

  齐康:为什么要研究名城呢,因为研究名城可以向全民族提供文化的教育和建筑的教育。旅游也是一种教育手段,旅游既是休闲,又是传播知识的手段。建筑学科是一种宽的学科,历史是一面镜子,是一个教育。历史对文化的传承不是直接照射到每一个人身上,它像一个三棱镜,是光线折射以后照到每一个人身上的,所以,教育国民爱护国家、爱护民族就要从点点滴滴的故事、传说、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传播到每一个人身上,传播到每一个人的血液里。

  旅游是人们情感交流的过程,能够促进智慧的增长,促进文化的传承,促进文化的转化,还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创新。当我们回忆到过的城市,或新来到一个城市时,其中最敏感、新鲜而刺激的感觉是城市形象的标志,历史性的古建筑、著名的公共建筑和广场。它们引起人们视觉形象的反应,给人们以深沉的记忆和联想。城市中繁华的街道,构成城市内地区的特色,人群的精神面貌、情趣等构成的氛围引起人们的兴趣和注视。城市特色标志物都会引起人们的注视、记忆和回想,在那些大城市、特大城市中,这种标志符号又分层次、分地段,用城市地区的特点来表现——这就是城市景象。

  旅游开发注重的是发展。在当前的文化潮流下,出现一种“仿文化现象”,就是建设一些过去没有的文化建筑。当然这个“假文化”或者是模仿的文化是不是历史的镜子,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可取的,可以去仿古,但是一定要做出文化特征。虽然文化复兴和文化仿造是有区别的,但作为旅游来讲其性质又有不同,旅游就是休闲。譬如南京的阅望江楼,历史上是不存在的,有记载但是并没有实物,现在通过设计展现出一个文化景点,五十年后阅江楼就会成为一处古迹。再譬如说西安曲江遗址的保护,虽然遗址用围墙围起来了,但是周边用于房地产开发利用。还有,西安芙蓉园,花了13亿打造全新历史景观,很快就收回了全部投资,还成为了当地重要的旅游点,游客云集。因此,对待古城保护和旅游发展时要用科学的态度。

  四、用科学的措施和健全的法制保障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与发展

  记者:就您所研究的领域来说,您觉得如何保证历史文化名城在建设过程中保持自己的个性特色?请您列举几个例子。

  齐康:名城的保护和发展要采取科学的措施。譬如土地的开发会涉及到地下文化的发掘,地下文化的发掘又牵涉到房地产商的利益。因此,地下文化的发掘容易被利益掩盖,被搬掉或者被偷藏,甚至于被偷偷毁掉,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南京建设中国人民银行建筑时,地下发现很多木桩,以我的观点应该保留,效仿罗马车站里保留古代遗迹。我国各地拥有众多的悠久历史古迹,一面讲保留,一面又在不断破坏;一面讲五千年的文化,一面也有人销毁了古代的文化。保护古文化是要有国家的富强作为基础的,当前的发展是具有两面性的:一面性是破坏,一面性是保护。因此,当前必然要在保护中的发展,在保护中继承历史文化,这样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名城保护与开发需要协调。譬如在西安附近盖黄帝陵,为了纪念历史过去,可以适当的建设一些,但如果把整条街都复古,就必须进行仔细的研究。苏州干将路3.7公里长,当时设计的时候提出苏州建筑不能做24米高的大屋顶,因此,在设计过程中我尽量采用“苏州风格”,后来被其他专家称为“齐康风格”。当时冒了极大的风险,历经八年,今天参加世界建筑师大会的专家来苏州考察,认可了成果。同时,我还认为传统的基础上必须创新。又如常州有条延陵东路,设计完全是传承的创新,是“新常州风格”,但是延陵东路边上又建造了一座巨塔,体量过大,未经过深思熟虑。又如夫子庙,在不适合的地方新建一个牌楼,挂了很多红灯笼,但却没有任何文化特色。又如中华门城堡是古代的伟大创举,它是世界最大的城门,但是却摆放了许多人偶,影响景观,这些人偶无法促使人们了解更多关于它的历史。又如太平门曾是太平天国打南京时战争最激烈的地方,现在缺少合适的解说系统告诉人们这里的历史特色。因此,我认为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是传承、转化和创新的过程。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有传承问题,是个新陈代谢的过程。落到现代城市上,城市的个性从哪里来?我的口号是:地区的、现代的新建筑。然而,我们现在城市一概标榜的都是高楼大厦,高楼成为今天城市品牌的特征。但是,世界上优秀的历史文化名城大多不是如此的。

  历史文化名城应制止一切过于商业化的活动。我们说商业有文化——商业文化。譬如南京市区到禄口机场,从世纪广场标志一直到机场,一共有290块广告牌。然而历史名城欢迎外地人到南京来并不是用广告牌来体现,广告牌是利益驱动,密集的广告牌宣传效果并不理想,相反还对城市景观造成了巨大影响。我是非常不赞赏在历史名城里用大的广告牌,毁坏了我们南京城的名誉了。巴黎没有这么多广告牌,罗马圣彼得广场也没有广告牌,它们不都是世界历史名城嘛。在中国除了天安门广场以外,别的地方都有广告牌。其实一个城市的真正品牌在于它的内在形式,它的特征,它的形象,它的历史,给人们的记忆;你没有记忆,靠广告来增加记忆那是不科学的。因此,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要有科学的态度,不要把历史名城商业化,不要给历史名城带来过多非原真的特征。

  为了对历史文化名称的保护与发展提供保证,需要健全相关的法制法规。中国建房的数量世界第一,从整个城市的角度却显得凌乱,不规整。城市就是一种社会,需要统一,如老巴黎一样,以法制来规范人们的保护和开发行为,以体制来支撑。中国规划网福州3月15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