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史籍中记载的三位即墨大夫

2019-06-30

6月16日晚由区柳腔艺术中心创排的新编柳腔实验历史剧《即墨大夫》,在区文化中心进行首演,收获社会和业界一致好评。

而除了剧中被齐威王“封之万家”的即墨大夫,实际上,即墨历史上还有两位赫赫有名的大夫……

清同治《即墨县志·名宦》谓:亲民之官,莫重于守令。即墨古为三齐名区,自春秋战国以来,莅斯土者,名贤接踵,文治武功,于今为烈。而千百年来,最为世人推崇并津津乐道者,当是史书所载光耀千古的即墨三大夫。

即墨三大夫,史失其名。一位于齐威王时治即墨,因政绩卓著被“封之万家”;一位是齐湣王时守即墨,与燕军交战,奋勇杀敌,为国捐躯;第三位是在齐国末年,胆识过人,力谏齐王聚兵抗秦的即墨大夫。其事迹分别载于《史记》和《资治通鉴》中。

公元前356年,齐桓公之子即位,是为齐威王。初年,齐威王没有亲理政事,而是“委政卿大夫”,隐而不发,造成“诸侯并伐,国人不治”的局面,国内保守落后势力猖獗,吏治败坏,土地荒废,生产得不到发展,百姓生活贫困。这种状况无法适应“诸侯争相兼并”的形势。齐国有识之士对于这种局面极为担忧,稷下先生淳于髡曾以隐语进说齐威王,他问齐威王:“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飞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牽”齐威王回答说:“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为使齐国富强起来,齐威王大力推行改革措施,首当其冲的是整顿吏治。针对“百官荒乱”的局面,他派出亲信,深入地方进行调查,切实掌握各地的治乱状况,然后召集地方官72人,“赏一人,诛一人”。他对即墨大夫说;“自子之居即墨也,毁言日至,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民人给,官无留事,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誉也。”为了奖励即墨大夫治理即墨的功绩,齐威王“封之万家”。他又对阿大夫说:“自子之守阿,誉言日闻。然使人视阿,田野不辟,民贫苦。昔日赵攻甄,子弗能救;卫取陵,子弗知。是子以币厚吾左右以求誉也。”为了惩罚阿大夫失职之罪,齐威王“烹阿大夫”。齐威王的左右近臣接受贿赂,毁誉不实,可谓奸臣者,皆并烹之。这一措施收到明显成效,此后,“群臣耸惧,莫敢饰非,务尽其情。齐国大治,强于天下。”大史学家司马迁笔下的这位即墨大夫不事张扬,刚正不阿,励精图治,政绩卓著,是最光彩照人、家喻户晓的地方官了。

《史记·田单列传》中提到的另一位即墨大夫,是成就田单复国的关键人物,也是无名英雄。公元前284年,燕、秦、赵、魏、韩五国攻齐,齐军与五国联军相遇于济西(济水之西),齐军接连败北,五国联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济西之战后,齐国受到联军的沉重打击,除燕国外,其他四国退兵罢战。燕将乐毅统率燕军,势如破竹,一举攻下齐国70余城,只剩即墨与莒。燕军数攻不下莒,转而攻即墨。即墨大夫出兵应战,结果战败而死。在城无所主的情况下,即墨人推举田单为首领。田单受任于危难之时,指挥即墨军民抵抗燕军。田单足智多谋,采取坚壁不战的策略,燕军发动数次猛烈的进攻皆无济于事。到公元前279年,田单以火牛阵大破燕军,杀死燕军主帅,尽收齐国失地。田单复国,功不可没,被齐襄王封为安平君,任为齐相。田单之所以能够大败燕军,战死的即墨大夫同样也是功不可没。其一,即墨大夫治下的即墨军民非常开明、非常团结,顾大局、识大体,大敌当前,同仇敌忾,推举了田单为首领,为田单复国创造了前提条件。其二,即墨的守城军队应当说是训练有素,准备充分的,否则怎能抵挡如狼似虎的燕军发动的数次猛攻。其三,即墨大夫治下的即墨厚实的经济基础,成为田单复国的坚强后盾。在五年的久困长守中,田单不仅能够解决衣食问题,而且能够收集民金千镒、火牛千头、壮士五千,没有即墨大夫的苦心经营,恐怕这是难以想象的。

齐国经过燕国的打击,国力大衰,此后60年,一蹶不振,再未奋起。齐国晚期,政治上日趋保守、落后、腐败,齐王建懦弱无为,不谋进取,奉行“谨事秦”的政策,不修战备,不助五国。在五国相继亡国之后,他也感到了被秦灭亡的威胁,但他不作任何抵抗的准备,反而想入秦朝见秦王,幻想用妥协投降的办法来获得秦王的怜悯。许多大臣反对齐王建的做法。即墨大夫建议齐王征集五国亡将亡兵,抵抗秦国,他说:“齐地方数千里,带甲数百万。夫三晋大夫皆不便秦,而在阿、甄之间者百数;王收而与百万人之众,使收三晋之故地,即临晋之关可以入矣。鄢郢大夫不欲为秦,而在城南下者百数,王收而与之百万之师,使收楚故地,即武关可以入矣。如此,齐威可立,秦国可主,岂特保其国家而已哉?”齐王建不以为然。齐王建四十四年(前221年),秦大将王贲率军进攻齐国,因齐国长期不修战备,秦军轻而易举攻入临淄,齐王投降。秦把齐王迁之共(河南辉县),“处之松柏间,饿而死”。最后一位即墨大夫,处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大义凛然,挺身而出,力谏齐王,反映了并非朝廷重臣的即墨大夫的匹夫之责和过人胆略,然而在昏君面前,终难有所作为。

即墨三大夫,无名胜有名,其高风亮节堪称后世楷模。元朝时,县令董守中在修建儒学的同时,建起了九贤祠,将即墨三大夫供奉其中,尊列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