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三人一台戏大鼓书唱出即墨味儿

2018-08-16

        台上三四个人边弹边唱,台下观众坐在小板凳上吃着花生、瓜子,喝着茶水,一听就是好几天,这是张国强小时候对即墨大鼓的印象。现在,即墨大鼓(大鼓书)作为即墨本土的一种文化,却很少出现在市民的视野。

        而当他再次接触到即墨大鼓,已是多年之后,第五代即墨大鼓代表性传承人毛方成找到他,与他一起寻找大鼓书的传人。对即墨大鼓的记忆再次涌向脑海……

        即墨大鼓说唱者是盲人,授课仅限口传

        据张国强介绍,即墨大鼓原本是盲艺人乞讨的生存之道,经过300多年的历史传承,现已成为即墨的一种民间文化,目前有传统书目90余出,现代书目20余出,新编鼓词10余出。发展至今,即墨大鼓倾注了即墨几代盲艺人的心血。目前,能说唱的只剩毛方成、于维仕、善德起3人,他们都是盲人,所以只能口传。

       “我平时跟随毛方成学习,由于时间有限,现在也只学了个皮毛。”提及学习的不易,作为第六代传承人的张国强感慨万千,他说,学习即墨大鼓需要耐心和毅力,一段500字的鼓词需要练习一个月。

         记者了解到,即墨大鼓以唱为主,间以评白,评白沿袭东鲁派大鼓的特点,在带有即墨方言的基础上,带有一点安徽口音。即墨大鼓形成后,提炼出说、唱、演、评、噱、学六种表现手法。每次表演都需要先搭台,再开场,最后正式说书,一场下来几个小时,长篇鼓书一般分章回,可连续说唱数月。

         6年挖掘申非遗,编写鼓词10余出

         2013年区曲艺协会成立,将即墨大鼓列入扶持项目,张国强全身心地投入到即墨大鼓的挖掘整理中。

         通过毛方成提供的线索,张国强走访了平度、莱西等地,找到了很多曾经唱过即墨大鼓的老艺人,了解即墨大鼓的历史。“越了解越喜欢,越深入越不能放手。”张国强说,原本只是帮忙搜集资料、申请传承,最后却融入进去,并成为第六代传承人。

        6年的走访和收集,张国强共收回书目40余出,乐器30余件,这些书目和乐器经时间的冲刷,每一件都印刻着岁月的痕迹。

      “即墨大鼓有近300年的历史,表演艺人却仅剩3人。”张国强告诉记者,如果失传,将是我区传统文化的巨大损失。为了传播大鼓文化,他结合近年来即墨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融入现代元素,新编鼓词《说唱即墨》《古城新览》《即墨古城牌坊故事》《蓝色硅谷赞》等10余出,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2016年,张国强和毛方成、于维仕、善德起三位艺人在古城连续说唱一个月,吸引众多游客慕名而来。“当时法国艺人特地过来与大鼓书表演者切磋。”谈及取得的成效,张国强说,2017年即墨大鼓正式公布为第五批即墨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即墨大鼓需由一人掌鼓、打板说唱,一人弹三弦,一至二人拉坠琴伴奏,组成一个三到四人的演出团队,现在这3位表演者年龄最大的70岁,最小的也65岁了,在没有传人的情况下,他们一个都不能少。”虽然申遗成功,张国强还是担忧即墨大鼓后继无人。

        如今,张国强和3位艺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喜欢即墨大鼓的人,将这项传统文化传承下去,让即墨大鼓恢复昔日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