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黄氏烙画 “铁笔”描绘别样中国画

2017-08-22

即墨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黄氏烙画作为民间美术类代表名列其中。据称,烙画自秦汉时期经过千余年不断发展完善,成为中国画中一个珍贵的画种。近日,记者见到了黄氏烙画传承人黄旭,听他带来的烙画历史故事。

从秦汉走来的别样中国画

栩栩如生的八仙各持法器,立于云端;葫芦生长的小洞成为漫天飘舞的雪花,熏染“独钓寒江雪”的苍茫天地;细致的纹理勾勒与随意的色彩晕染和谐搭配,描绘出牡丹花盛放的韵味……在安居一区对面的九水烙画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黄氏烙画传承人黄旭,以及黄旭创作的烙画作品。

“烙画以前叫做火针刺绣,相传起源于秦汉时期。烙画真正成为一门艺术是在清朝光绪年间,一位画家无意中把烟斗烫在木质家具上,结果发现烫出来的图案很漂亮,就将其作为艺术品上贡给了皇帝,自此烙画才真正成为艺术品。”黄旭告诉记者,之后烙画经过文人墨客的发展、完善及推广,成为中国画种中比较特殊的一类,一步步走到今天。

黄氏烙画已有百余年历史

谈起黄氏烙画,黄旭有着自己的理解,“说白了,烙画就是毛笔绘画的延伸,它以烙铁代毛笔,毛笔能表现的烙铁也都能表现。”黄旭介绍,烙画利用碳化原理和控温技巧,在宣纸、木板等材料上烙画出山水人物、花鸟鱼虫等形象,和毛笔绘画是同源不同体。

据介绍,黄氏烙画始自黄旭的爷爷辈,当时还是在家具上烙画最简单的“寿”“囍”等喜庆图案,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我从小就听家里老人谈论绘画、烙画等艺术,听他们传授怎样烙画才能得到最好最美的效果,所以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后来也因此选报了美术专业。”黄旭说,从小耳濡目染和日后的专业学习,让他在尝试烙画创作时,可谓水到渠成。对于黄氏烙画能够成为即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旭表示自己很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有更多力量来保护传承烙画艺术。

据介绍,黄旭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烙画创作,先后尝试了用宣纸烙画、麦秸烙画,再到后来的木板烙画、树皮烙画,直到2008年,黄旭发现在葫芦上烙画效果很好,便一直持续至今。几年的时间里,黄旭已经创作了大大小小的葫芦烙画千余个。

“一方面葫芦的寓意好,葫芦谐音‘福禄’,葫芦多籽,葫芦蔓方言谐音‘万’,因此在民间葫芦代表着多子多福,福禄相随。另一方面,葫芦是自然天成的产物,多了一份自然之意,喜欢收藏赏玩葫芦的人也越来越多。”黄旭说,“他的烙画作品中简单的只需一两个小时,而复杂的或是篇幅大的作品要用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

濒危艺术令人忧

斗雀、五福临门、富贵牡丹、十二金钗、八仙过海、兰亭集序……在不到10平方米的工作室里,黄旭的各种烙画作品摆满了屋子,从字到画,从工笔到写意,从五六厘米的小葫芦到3米左右长的木板,在小窗户的台子上还放着五六个没有动笔的葫芦。工作室房间虽小,但充满了艺术气息。

据介绍,黄旭每次的创作都要经过选料、布局、构思和作画四个步骤,其中构思是最难的。“有的葫芦本身有些瑕疵,比如说这个葫芦身上一侧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眼,我就将它们融入柳宗元的《江雪》中,充当漫天的雪花,大片留白,体现诗句中的苍茫之感。”黄旭指着葫芦对记者说,这个根据葫芦自身特点构思的创作过程最为艰难,耗时也最长。

当谈到自己的烙画创作之路以及烙画未来的发展前景时,黄旭侃侃而谈。他告诉记者,目前烙画作为即墨民间艺术,正处于后继乏人的濒危状态,但若通过产业经济刺激,对烙画的传承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烙画需心静,而这恰是年轻人做不到的或说做不好的。”黄旭担忧地表示。(高晓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