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刘六儿万军踏破即墨营 高允中率众坚守即墨城

2012-07-13

 

即墨古城东撙以后的1400 多年间,发生的大小战乱到底有多少次,因为年代久远,都被历史烟云湮没了,极少留下文字记载,即墨地方志记载的第一次城池攻防线,发生在明朝正德七元1511 年)的春天上。

中国老百姓俗称的正德皇帝朱厚照是明朝的第十一任主子,这是一个吃、喝、缥、赌、玩全占的赖蛋,他的祖宗给他留下这么一份好家业,到了这时由他说了算,他不折腾个乌七八槽那才一怪呢!千年的国家政治史,名目繁多的各种社会形式都是家天下;就是老子打下天下,子子孙孙无论能耐如何,就是痴厮膘子,也要一代代的接续下去当皇帝,由不得平民百姓说一个不字,你说这样行吗!所以这种独裁专制历朝历代都是明君出的不多,无赖败类昏君可真出了不少,多少混蛋皇帝连个普通老百姓都不如,可就人模人样的坐在了金銮殿上,试想一个数口之家摊上这么一位置全家人死活于不顾的主子当家,遭殃的只是一个家庭几口人罢了,如果一个上千万、亿万人口的国家摊上这么一位踢、蹬、摔、砸大事不干的万岁爷,下面的大小官员们也紧忙活着向自己家坐搂,其广大老百姓悲惨日子也就可想而知了!“狗尿苔子不济长在金銮殿上”,人家是龙子龙孙,正宗嫡传啊,所以英明圣上的所作所为由不得百姓半点埋怨,只有逆来顺受的份了… …

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这不,在坏太监刘瑾和奸臣钱宁的引领卜,这位正德皇帝专干一些偷鸡摸狗、踹寡妇门子的下流勾当,妓院赌馆成了他经常出入的场所,酒楼歌妓他一玩到天明,而一上金銮殿办理军国天下大事,可就蔫里巴卿打起了盹儿,一点儿精神头儿也没有了,你说有这么一位英明伟大的圣上给天下百姓当家作主,天下安能无事!自从这位皇帝登基后,从北京城到全国各地,大小官员那可真是雷厉风行、上行下效,一时间吃喝嫖赌、贪污受贿成风,放官卖爵上下风行。国家政体混乱到这个份上,你说还有几人为民真心办事!?所以在这个兔崽子坐殿的十六年里,全国各地是无时不乱,没有一年不发生灾荒,广大饥寒交迫的贫民百姓卖儿卖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华夏大地犹如一捆干柴,只要一碰上火星,就会熊熊燃烧起来,当时发生在山东北海的“刘寇刘六儿之乱”,也就在情理中了。

正德五年底上,今河北省霸县人刘六儿聚合了十八骑人马,劫掠行人,侵犯村落,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继之,发展到数百人,一路东来袭破了高密县城,一位就是十五、六天,而邻近州、县却一无所知,你说奇也不奇?这时的人马已发展到数千人,一发而不可收拾,便索兴大弄了起来,一路东进连破昌邑、平度,攻胶州不克后,便前来即墨地界扫荡。当时的情况是省府派出进剿的官兵,皆不敢与之交锋接战,只取观望之势跟在刘六儿人马屁股后徉装进剿,实则扰民。

刘六儿人马七窥即墨地界,没敢对即墨城下手,这是因为当时即墨城北八里有即墨营(今营上),为明朝初年山东所设防倭三营之一,哪三营?这就是山东和江苏搭界的安东营,即墨营、文登城北的文登营,各相距四百里,长年驻有精锐步、骑步1200 多人,负责沿海四百里内防务,即墨营和即墨古城近在咫尺,遥相呼应,战时可以互相救援,刘六儿攻取怕有闪失,所以多次试探一直没敢轻易下手。

经过多次试探的刘六儿,时日一长不觉焦躁了起来,这位绿林好汉对部下喽罗们大发脾气:“一座小小的即墨城有什么了不起的,它不就是仗着有即墨营给它做保镖吗!今天弟兄们一起努力,首先拿下即墨营,然后再来踏平即墨城不迟,弟兄们!向即墨营进发!”公元一千五百一十一年的旧历三月十七日这一天天还没亮,刘六儿集中了手下的五万多人马,把即墨营围个铁桶一般,一场恶战迫在眉睫。

当时。即墨营的指挥官是登州卫(蓬莱)指挥使正四品武官李勋,副指挥官是正五品武官杨继宗,他两人一看刘六儿人马趁天还没亮铺天盖地前来偷袭即墨营城驻军,急忙把营中兵马集中起来到西门外列阵御敌,你说这一千多人马比起五万来相差数十倍,列的什么阵势啊,应该坚守城垣抗击才对,那样才能保存自己不受损失。只会正规作战的官兵仓促之间还没等列好阵势,就被刘六儿的马队从左右两侧夹击,一顿横冲直撞把阵列给冲了个乱七八槽!刘六儿仗着人多势众,步、骑人马把营兵团团围在核心,这一千多官兵犹如飞蛾扑火一般,时间不长,主将李勋被数十敌骑围攻力战身死,副将杨继宗受伤逃跑,部下死伤殆尽,营城被刘六儿大军一踏而平。

营城即平,犹如撤去了即墨城的屏障,剪去了即墨这只大鸟的翅膀,再下即墨城,可谓囊中取物了。刘六儿人马把营中军械粮草一扫而空,把搬不动的房屋放上一把熊熊烈火,然后乘着大胜一鼓作气前来攻打即墨县城。霎时间,那漫山遍野疾走突奔的数万声马,喊声震天,呼声动地,真个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大有一口把即墨城吞掉之势。

时任即墨知县的高允中是山西太原人,“自古名将多雁代”,历史上山西大部地处和西北少数游牧民族的结合部,常年战事不断,广大从事农业生产过着定居生活的汉族人民为了抵御外来侵略,人们习武成风,历代许多武将世家均出自这里,如李渊、李世民家族、李克用、李存勖父子、杨继业、杨延昭家族等。高允中的先祖也多是武将出身,他出生于这个武将世家,自小受家风薰陶,也是一把骑马、射箭、使枪格杀的好手,练就了一颗大敌当前处事不惊的雄心壮胆。允中不但武艺过人,还是学堂里的优材生,正德初年在省城乡试时,以优异成绩高中举人,被时在山西巡按任上的即墨蓝章发现是一个优秀人才,足可任一方守土之官,便向上一力举荐,初放任福山(烟台)教谕,份内工作干的卓有成效,正德四年上,升迁即墨知县。

事发之前,高允中在即墨三年任期届满,正进京述职,这三年上他在即墨干得不错,政绩可佳,朝廷又连放他一任即墨父母官。在回即墨的路上,他看到沿途数座州、县被刘六儿攻掠,大批进剿官军望敌生畏、畏足不前,养得刘六儿势力一天大似一天,眼看波及到即墨县界上,他策马疾返即墨城后,紧急动员城中各行各业乡绅百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日夜加紧修治城池墙栅,郭楼吊桥,赶造各种守城器械。不出俩月,高知县把个即墨城修治的壕阔水深、墙高楼伟,俨然一座御敌雄城!在修城的同时,他又严令城中驻军严加把守道口城门,盘查过往行人,严防奸细混入城中刺探城防虚实。这时城中的青壮年都被编组为伍,上操训练,熟悉使用各种守城器械。又把城墙按轻重缓急分成数片,每片都有军人、衙役和百姓若干人白黑负责防守,城门、吊桥均山官兵重点把守,闲杂人员一律不得靠近,外出干活的百姓们晚出早归,严禁出入刘六儿人马活动地区。由于高允中采取了以上诸多防御措施,刘六儿的细作无隙可乘,所以大队人马一直未敢近城窥视。

这次刘六儿趁夜偷袭一举踏平了即墨营后,那可真是军威大振,疯狂极至啊!那黑压压的五、六万人马卷地而来,转眼之间把即墨城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铁桶一般,只见城下万头攒动,嗷嗷直叫,让守城军民赶快开门献城,可免一死,如若不然,余火没灭的即墨营城就是榜样,何去何从,速作选择,如顽抗到底,城破之时,定杀得城中鸡犬不留!

这天午夜过后,正在城墙上巡查的高允中和驻军守备官听到北面即墨营一带喊杀连天,继而火焰丈起,大火映红了半边天,接着刘六儿人马铺天盖地而来,料知大事不好,营中官兵不济事了。为了稳定城中军民共同御寇的决心,披挂全副铁盔坚甲的高允中手执一把六十多斤重的浑铁大刀,在西门楼上对守城的军民发誓说:“即墨城和即墨营唇齿相依,营已破,城也危在旦夕,在这危难时刻,大家不要惊慌!有我坚固的城池和众多军民百姓的共同守御,只要大家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万众一心,一定会守住城池的!我高允中身为一县之长,身负朝廷重任,愿与大家同生死,共患难,誓与城池共存亡!当时城中的情况是:常驻官兵不过三百,加上县衙人员和营破逃来的官兵,总数不足千人,城中常住的百姓加上躲乱住进来的四关百姓,也不过万人,并且老弱妇女占了多半,城中就凭这点人马,和刘六儿四、五万人马对抗,要想保住城池谈何容易!高允中又对站在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军民大呼道:“大家不要惊慌,要沉着应战!营兵没有防备才招致失败,我场中军民早有防备,难道还怕他不成!”说完从鼓手手中抢过槌棒,亲自敲击大鼓,激励守城军民的战斗意志,奋起英勇杀敌。

刘六儿见城内军民拒不开门投降,敢于和他们对敌,顿时大怒,立即下令一起向城上射箭,箭簇落在墙头埤谍之间,厚厚一层堆积的如刺猾皮一般!开始的时候,城上军民见刘六儿人马铺天盖地而来,大有一口吞掉即墨之势!自从唐赛儿起义至今一百多年来,久无战事发生,哪个见过这种阵势?许多人吓得屁滚尿流,胆子更小的禁不住嘤嘤哭了起来。后来大家见高县令豪气冲天,置生死于度外,在城上冒着箭雨来回疾走,指挥大家杀敌,人们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众口一致大呼杀贼!箭矢石块、滚木擂石、青砖大瓦像雨点一般向城下砸去,一时间城下哭爹喊娘,攻城人马死伤无数,那股凶焰顿时被挫了下去。

就在城内的青壮人等都在墙上战斗的同时,城里的老弱妇女和孩子们也在加紧向城上运送武器弹药和砖瓦石块,把热气腾腾的饭食送到每一位守城军民

的手中。城中所有军民抱定一心:有高大人带领,一定能守住城池,免遭刘六儿的烧杀蹂躏!就是自己流血战死,也在所不惜!

自早晨七时至下午五时,攻城人马一无进展,看着城下的大片死尸和哀叫不止的众多伤号,刘六刀下一个被称为“大王“名叫朱辅的头领不禁勃然大怒,数万人马竟然攻不下一座小小的即墨城,真是一群废物!愤恨不己的这位大王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华丽绸缎袍服冒着城上的铳炮矢雨,亲自指挥攻打东门。一时间东门上下喊声震天,炮石之声撼地,中弹着石者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城下大有在所不惜用死伤者垫起登上城头之势!高允中一看东门打成了白热化状态,急忙提枪挎箭登上东门楼去亲自指挥战斗,他向城外一看,一眼看到那个穿着锦袍的朱大王骑在马上正在狂呼乱叫指挥喽罗门攻城,一幅骄横狂妄的歹毒面目跃然城下,高允中看得肝火倏起,他斜倚窗壁,引弓搭箭,咬紧钢牙,抡圆双臂,扯满弓弦,使足气,”嗖“的一箭射去,不偏不倚,正中这个大王门面,这一箭好准好狠啊!深深的扎进了朱大王的脑壳中去,只见他两手一拃挲,当即栽下马去一命呜呼了。城上军民见状,群情振奋,高呼杀敌,勇气倍增。

刘六儿数万大军从日出到日落忙急了一天,不但没有拿下城池,还损失了一位得力干将和数千喽啰,再看城池固若金汤,继续纠缠下去也不占半点便宜,这时的刘六儿像个池了气的皮球,灰溜溜的领着挫尽锐气的喽罗们向北撤去,偷袭打开了莱阳城来解对即墨的忿气。

高允中英勇无畏率领城中军民御寇保城、一时被传为佳话,在民间广为流传,即墨的父老乡亲为了表示感谢之情,在时任陕西巡按的蓝章回乡省亲时,特请他撰写了一篇《御寇记》的表功文章,镌成碑文立于衙前,以示后人永世不忘高大人带领军民御寇保城的英勇壮举。

那次战斗至今己历经五百多年,石碑虽然早已仆倒消失,但《 御寇记》 一文却收入了即墨的县志中,使后人知道那场战事的来龙去脉……(选自李知生《即墨古今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