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乐毅挂帅伐雄齐 田单火牛破燕军

2013-08-19

史书上记载的第一座即墨古城,在今天平度市的古岘镇大朱毛村,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山东半岛上最古老的历史名城。他不但历史悠久,在春秋战国时期还是除了国都临淄以外,再就是即墨属老二了。即墨是齐国七十二邑(相当于秦朝以后的县),中的大邑,大邑之长由国王任命“大夫”来担任,大夫进京入朝可以坐班议论军国大事。回邑就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一邑之长。当时即墨城的繁华程度仅次于“连袂挥汗如雨”的齐都,“与临淄并跨殷盛”(联横家苏秦语)。战国货币中的佼佼者-由即墨所发行的齐国“即墨法化”刀币,就是即墨当年经济繁荣的一个明证。据近年考证:即墨故城的范围很大,分内外两城,外城南北约十华里,东西约五华里,基宽十五米,高约十米以上,全为夯土板筑,修筑得十分坚固,历史上著名的田单用“火牛阵”破燕军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公元前323年,到了齐湣王田地当家作主称王的时候,齐国开始交厄运喽,这是一个昏庸无道的暴君,他对内实行残暴的虐民政策,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搅得民不聊生,对外长年穷兵黩武,三番五次的挑起事端,今天去偷袭楚国,明天去侵占赵国,后天去征战韩国,大后天去攻打魏国,搅得四邻不安。公元前314年,北方的燕国发生内乱,齐湣王在孟轲“金伐燕,此文、武之道,不可失也”的唆使下,出兵大举伐燕,攻掠燕国的土地,从此和燕国又结下了深仇。七国当中除了秦国在关中,鞭长莫及以外,其他五国让这位国君得罪了个遍……

 

公元前311年,燕国的新主子燕昭王姬平即位。当时的燕国内战后又被齐国伐破,全国人少民穷,经济萧条,整个是一副烂摊子。昭王是一位贤明的国君,他即位后励精图治,与百姓同甘共苦,广招天下贤士,养民息兵,走富国强民的道路,先后有名将乐毅自魏国来,名士邹衍自齐国来,贤士剧辛自赵国来。一时之间,天下名士争相来燕国辅佐昭王共图国家大事。到了昭王二十八年上,燕国已是民富国强、兵精将勇了,时刻不忘报仇雪恨的昭王决心伐齐,一扫当年家国被破的耻辱。他和文臣武将们共聚朝堂商议,文武双全的乐毅分析说:“齐国连年穷兵黩武,现在虽然到了国穷兵尽的地步,但还不失为一个地广千里的大国,如要征伐成功,最好和赵、魏、韩、楚这几个被他欺负过得的国家共同联合,才能一举打败他!”昭王一听乐毅说的有道理,便委派他为燕使亲赴赵国,约见赵惠王陈说伐齐的理由,相机共同起兵伐齐。燕昭王又派使臣前去约魏、韩、楚三国,也皆同意出兵协从燕国伐齐。于是燕昭王拜乐毅为上将军,赵惠王以相国印缓于乐毅,尽起燕国之兵,在齐国西部边境上汇合了赵、魏、韩国军队,共同向齐军发起了进攻,楚国地处江淮一带,他单独一军,从齐国东部的莒县一带向北进攻。

 

公元前283年,乐毅率领四国联军在济西一战大败齐国主力部队,直杀得的齐国军队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歼灭了齐国的精锐军队以后,赵、魏、韩三国怕后院起火--秦国趁其国内兵力空虚时发动偷袭,所以纷纷撤军回国,独有燕国大军在乐毅的率领下长驱直入,直捣齐国都城临淄。燕军进城后,大肆抢掠宫中的无数财宝,起运回国,又在宫中放起一把烈火,把数百年来历代齐王修建的豪华宫殿庙堂烧成一片废墟。那个昏庸湣王,到了这时候只长了两只兔子腿逃跑的份了,哪里还有一点招架抵挡的勇气!他一路东跑西颠转来转去跑到了莒邑城阳,又被统率军队前来的楚将淖齿所杀。乐毅率领燕军横扫齐国大地,连下七十多城,最后只有莒城和即墨城没有攻下。

 

和齐湣王同时向东逃难的人群中,有一个叫田单的人,是齐王田氏的远族,他在临淄是一名管理市场的小吏,相当于现在的工商管理员,他人很精明,胸有雄才大略,只是无机一展远大抱负,常有怀才不遇之恨。在纷纷攘攘洪水一般的逃难路上,他看到充斥道路的车轴都探出车轮很长,互相拥挤倾轧都跑不快,许多车辆的主人因此而被燕军追上惨遭杀害,他急忙把本家族的所有车辆长出的外轴统同锯去,用铁皮包上疾走,这样一来,一路畅通无阻,首先顺利的逃到了外山东东部濒海的即墨城中。

 

当时的即墨由即墨大夫率领城中军民共同抵御燕军的侵略,田单与族人和像他一样逃来即墨的难民,也共同加入到了保卫即墨城的战斗中。当燕军连下七十多城,一个偌大的齐国几乎全入燕国版图的时候,听说齐王逃入莒城,便集中兵力攻打,楚将淖齿在杀死湣王后,又想永久占领楚军所征讨下的齐国土地,便据城拒燕军于城外,数载攻打不下。乐毅便亲自引军前来墨城,企图迅速拿下即墨,剪除还在这里抗拒的齐国子民。乐毅大军云集城下,形势骤然紧张了起来,几乎天天战事不断,互有伤亡,在城下的一场恶战中,即墨大夫不幸力战身死,守城军民失去主帅,满城人心惶惶,危城破在旦夕。许多由临淄东逃来即墨的难民和守城军民,看到田单在逃难路上和守城中智勇双全,德才兼备,非一般人可比,大家便一致公推他为守城将军,带领全城军民拒敌。

 

由于即墨城高池阔,和田单指挥得当,燕军发动的多次强攻均没有把城拿下,乐毅便由强攻转为围攻,在城外层层挖堑设防,以便长期围困,一俟城中没了粮草,便会不攻自破。田单识破了敌人的企图,便号召城中军民节衣缩食,长期抗战,一旦敌情有变,就好进行反击。

 

公元前278年,燕昭王去世,他儿子燕惠王继位,惠王在做太子时,曾因说过乐毅的坏话而被其父打了一顿屁股蛋子,因此一直对乐毅怀恨在心。田单探得这些消息,就偷偷派出奸细潜入燕国京城去到处散播谣言说:“齐国只剩下两座城邑没有攻下,而且齐王已死,乐毅以伐齐为名,实在是想自己当齐王,只是现在齐人未服,他故意以缓攻即墨为名来观察动静,一旦齐人归服,他就要自当齐王了。现在齐国就怕燕军换其他将帅来,那样即墨一攻就破了。”不久,这些话就传进了惠王的耳朵里,这位棉花耳朵的国王深信不疑,立即派另一位将军骑劫前来齐地取代乐毅为帅。骑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这是一个刚愎自用的武夫,他来到即墨以后,便取代了乐毅的帅印,令乐毅即刻卸任回国。乐毅德才兼备,在列国中威望很高,所以在伐齐中才担当得起四国联军的统帅,并且身挂赵国相印,在大败齐军主力后他独率燕军大破齐都,横扫整个齐国,连下齐国七十多城,几乎把整个齐国大地易帜燕国名下统治了五、六年之久,如果没有两下子,怎么可能干出这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业!骑劫一来齐国夺他印信,他就知道大事不好;碰上昏君了,惠王这小子要抱他当年打屁股的仇,如果乖乖的回燕国去,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不一定叫他给捏个什么罪名,来个满门抄斩。还是回老家赵国去吧,“沙丘之乱”过去这么多年了,赵惠王不计前嫌,待自己还真不错,联合伐齐的时候还给挂过赵国的相印呢!归了赵国,以后还会有自己用武的地方,还是回老家去吧……。乐毅一路上心生许多悲楚,悻悻不乐的投奔了赵国。一到赵国,赵惠王果然待他不薄,给他封地于观津邑,号曰望诸君,宠幸无比,待为上宾。后来田单破燕后,燕惠王又后悔当初不用乐毅,以致惨遭破君亡将失齐之恨,遂修书一封给乐毅,除深致歉意外,还想请乐毅回燕国来共图大事。乐毅接信,回了一封有名的《报遗燕惠王书》,书中委婉精辟的地阐述了自己的远大志向和不能再回燕国去的苦衷。燕惠王不忘乐毅的功劳,封他的儿子乐间为昌国君,后来乐毅又往来于燕、赵之间,两国均以客卿相待。乐毅不愧为是战国时期的名将之花,后来司马迁在《史记》上为他立传表功,极力赞誉他的功绩和品德……

 

再说田单看到离间计成功以后,又派奸细到燕军那里去挑拨吹风说:“城中军民最怕齐人被燕军捉到了削鼻子,然后把他们推到阵前,这样城上的守军看了就无心守城,怕遭到同样的命运,即墨城就不攻自破了。”燕军新统帅骑劫听了,便信以为真,果然把以前俘虏的守城士兵削去鼻子押到城下给城上军民看,守城军民看了莫不义愤填庸,切齿痛恨,誓与城池共存亡。过了几天,田单又派人偷出城去散布说:“城中百姓最怕燕军掘祖坟了,那样就更没有一点心思守城了。”骑劫听了,就令士兵在城周大挖滥掘坟墓,把尸骨挑出来用火烧,把棺木中的随葬品抛撒得遍地都是,城上百姓看了,个个痛哭流涕,心中升起万丈仇恨,誓与燕军血战到底,决不投降!守城军民被仇恨的烈火燃烧着,纷纷要求出城和燕军决一死战!

 

田单看到军民的士气已被充分激发起来可与敌人一决雌雄了,他就抓紧进行战前训练,并把自己的家人也和士兵编到一起共同守城和操练,吩咐那些身强力壮的士兵隐伏起来,让一些年老体弱的兵丁和女人上墙守城,用来麻痹敌人。又派使者出城去和骑劫说:“城中守不下去了,很快就要来投降了。”燕军听了都高兴得眉飞色舞,以为很快就好进城作威作福了。田单又收聚了城中富户的不少金银财宝,派城中几个富豪给燕军送去说:“希望你们进城以后不要抢掠老百姓的财物和妻小。”燕军到了这时被城中迷惑的只顾忙着分抢金银和喝酒玩乐,完全放松了对城中的戒备,只等城中军民缴械投降了。

 

田单看到反攻的时机已经完全成熟,就集中了城内的一千多头黄牛,给披上了特为缝制的五彩龙饰牛衣,花花绿绿大红大紫的把牛群给装饰了起来,又把牛角给绑上尖刀,牛尾巴栓上浇了油的谷草,喂得饱饱的,赶到早已把城下挖好的数十个大窟窿通道口周围待命。等到半夜五更城外燕军正在熟睡时,城中一齐点燃牛尾巴上的油草,牛被烧得疼痛难忍,便一起跃出打通了的城墙口向城外燕军营帐凶猛冲扑而去。火牛后面,紧跟着五千精壮士兵,个个也都是五彩纹饰涂身,头戴凶神恶煞般的假面具,青咀獠牙碜人,手持叉戟刀剑向燕军杀去,城中百姓不分男女老幼一起上城击鼓敲锣,呐喊助威,顿时一座即墨城周是个牛嘶人喊、火光冲天,那惊天动地的人畜惨叫声、呼喊声响彻云天……

 

待燕军从熟睡中惊起,已是火光照跃如同白昼,杀声动地,到处是一些千奇百怪、凶恶无比的猛兽和鬼怪向他们恶狠狠的冲突了过来,那明晃晃绑在怪物角上的尖刀,肉身只要撞上,不死即伤,容不得半点犹豫了。燕军以为天神下凡,来剿杀他们,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只顾抱头鼠窜,哪里还敢对阵!统帅骑劫也在乱阵中被火牛践踏而死,失去主帅的燕军就像一群无头的苍蝇,没命的四处逃散,一发而不可收拾,沿途的齐国百姓看到燕军狼狈不堪的逃亡样子, 也纷纷加入到田单的队伍中,逐城逐邑的追杀燕军。田单大军越战越勇,越战人马越多,一路势如破竹,一直追杀到齐国北部边界上才收兵,被燕国占领后统治了六年之多的齐国大地,又悉数被田单夺了回来。

 

不久,田单迎接在莒城继承王位的湣王儿子齐襄王回到齐都临淄受理国政,襄王感谢田单雄才大略、智复齐国的不朽功勋,拜他为相国,封安平君。

 

火牛阵一仗,把田单和即墨永载史册,万古流芳,这一仗,也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个著名战例,它以少胜多,创造了以智取胜的先列,例来被世界各国的战略史学家所推崇,不失为古代战争史上一曲正义必定战胜侵略的赞歌……

 

田单复齐后,终因元气大伤,国力一直没有恢复起来,加上诸多其它因素,在六十多年以后的公元前211年为秦国所灭,开始了秦王朝的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