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即墨城东撙五鳌地 玉带水环绕六鳌城

2014-07-22

诗曰:

初开墨水列三关,气取崂峰在巽间。

盟旺马鞍震兑位,灵浮主案坎离班。

乾方流水坤宫去,艮位爻虚寅上间。

借得六鳌心内土,修成八足镜容山。

 

这首七律,是即墨古城由平度旧城东撙(节省、比原来缩小)时,对所选新址周围山川地理的一个概括。

 

地处平度古砚大朱毛的即墨老城历经春秋战国、秦、两汉、三国、两晋、南北朝1300多年时间到了隋朝的时候,虽然曾是雄齐第二大城,王、侯国都和即墨县治,终因朝代更迭,战乱频仍,到这时已经墙颓屋圮,破败不堪,满目荒凉,不堪作为县治之地了。

 

隋文帝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在国民经济繁荣发展的前提下,随着全国各地人口的急剧增长,在北齐时被废除了六十多年的即墨县重又设立,其地域包括西汉时的不其,皋虞、壮武三县,县城也由大沽河西畔东撙八十里,圈选在今址墨水河畔。恢复旧称的即墨县城这一东“撙”不打紧,所辖地域比春秋战国时期整整缩小了一半以上,县城也由原先的“周长十多里有余”,而减小为“四里有余”了。不过那时的即墨地域比现在还大一半,它的四界是东为大海,西到大沽河,北至五沽河,南抵胶州湾畔。1898年以后,从即墨县的版图上又陆续割出去了一个青岛市和一座崂山,外加一个城阳区,可以说,即墨一块最具发展潜力的地域被分割出去了。

 

当年选建新址者形象的把县境内的数座大山比作大鳌,来形容县城位置的优越,诗中首先提到城临墨水并开东、西、南三门,广收东南崂峰的钟灵秀气,东西方位上有盟旺山和马山两只巨鳌左右挟持,前后有浮山和灵山两只大鳌相环。墨水河南北两条河流在城的西北处相汇后,向西南方向的胶州湾流去。地理上的唯一缺陷是东北方位上空虚,为了弥补这一自然不足,便在人工建筑的第六大鳌--即墨城中取土,在城外的东北角上堆起了一座高不盈丈、阔不过数丈的圆形小山,上竖一方石碑,铭之为继盟山,取城由盟旺山来脉而建之意……

 

当年初建古城的主管者和设计者都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初建规模也难以考证,城体大致是在明、清两朝逐步完善起来的,城垣坐落于墨水河谷中游南、北两条支流交汇处,城内地势东高西低,又中心高四周低,高低最大相差在四米以上,以古县衙东侧的雁儿湾最低,形成一方城中小水塘。城外四郭以东郭的李家崖子最高,西郭以外的分水岭最低,配合东西稍长的城体来凑“六鳌奔海”之数。更有甚者,古人为了取“玉带水”环绕之势,又在城东沿李家崖子、高真宫、哨庄一线人工开挖了一条河道,把墨水河南北两条支流沟通,中间圈出了一方头颈向南的墨鱼状地形, 而即墨城垣就坐落于这条墨鱼的颈后脊背上。墨水、墨鱼、墨城三者合而为一,城建者当年煞费心机,把古城和周围的山川地理大势结合的完美无缺,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的有机结合了。

 

山势东来翠欲流,溪声西下泛沙鸥。

孤城雾隐三春曙,危塔呼风六月秋。

僧趁晚凉依绿树,客携春酒笑红楼。

墨民未必知淮涉,唐宋朝时通越瓯!

 

古城建成以后,又历经唐、五代、两宋、金、元、六朝近八百年的风风雨雨,到了明、清两朝,即墨古城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这首即墨学子兰史孙的《淮涉寺》律诗,就极尽赞美了明朝时即墨城周一带的自然风光和人文胜景。

 

明朝中期以前,即墨还是一座土城,中后叶时,平息了多年的倭寇(日本海盗)又起,为了加强沿海城镇的军事防御,当时的地方官府对古城进行了一次大的增修;一是在土墙外面甃了一层大砖,墙头顶上青砖铺地,外墙砌起女墙垛口。二是东、西、南三门外套瓮城拱卫,内门洞上高起楼阁,俯视城下。三门各有题额,东为“潮海”,南为“环秀”,西为“通济”,三瓮城门外各有吊索拉桥,横跨于环绕城周的壕河上。城外四关的四个郭门均用砖石发碹门洞,门洞上的四个郭楼都有寺庙入住其内,东郭为八蜡庙、南郭是火神庙,西郭祀观音,北郭供三官。四郭上常年磬钹之声不绝于耳,烟火缭绕于飞檐回廊之间。在城里郭外的几条主要大街上,有三、四十座造型各异的功名、贞节石牌坊跨街而立,形成即墨古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即墨古县衙坐落于城里大街路北正冲南门的古城中轴线上,是一组庞大的官衙建筑群,从紧临东西城里大街的木牌坊开始,往北依次是大门、钟鼓楼、大堂、二堂、印堂直抵北城墙下的真武庙,中轴线的大堂东西两侧,各有一列耳房,作为县衙杂役人员住宿和关押犯人的地方。县衙大院以西和路南的大片连进式古院落群体,多为即墨周、黄、蓝、杨等各大名门望族的房产。那一处处双狮把门、台基石条的高大屋宇,显示着各大家族鼎盛时期的荣誉和辉煌!

 

古城内最值得夸耀之处是县衙东侧的燕儿湾一带的庙宇群,这一带集中了城隍庙、龙王庙、关帝庙、孔庙、学宫等众多的庙宇殿堂,雕梁画栋的高厦广宇之间松柏苍苍、花草拂拂,更有燕儿湾的一池碧水掩映在垂柳浮萍下,趁着倒影中的拱桥曲榭,几多学子,在树下池边、台阁角亭中捧书诵读……这方古城中最具诗情画意的幽雅所在历来为即墨文人墨客所赞许,难怪清乾隆年间来即墨做县令的北京人尤淑孝,发出了《东园十咏》的长吟诗……

 

古城另一景致所在为东南方的古城垣、墨水河一带。东城门上的阁楼称之为奎名楼,在三门中为最高大雄伟和富丽堂皇,它和城墙东南角上的文昌阁一起,构成了一年四季人们登楼入阁观赏城外远山近水美景的好地方。蓝史孙的《淮涉寺》诗,或许就是站在楼阁上南望即墨的大好河山,灵感顿蹴而挥笔写下的千古佳作吧……

 

东莱即墨,始春秋,不比齐都逊色。横跨胶莱波万顷,蓬岛雄城一座。田单拒燕,火牛复国,司马载史册。田横西去,怆然别五百客。潮来夕往倏忽,多少兵戈,一统隋杨社。东撙形胜墨水畔,筑得鳌城巍峨。周黄蓝杨,郭江孙范,数文人何多!可叹城垣,今已影无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