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苗禅的雨绳

2015-09-16

明朝末年,大于庄村东有座庙,庙里的主持法号叫苗禅。传说:他曾得过一部天书和一条雨绳,能呼风唤雨,防旱排涝,为民造福。

苗禅的雨绳不是一般的绳子。据说,这条雨绳就是东海的一条黑龙,因在东海犯了大过被龙王贬出龙宫,轰出水族,罚在人间受苦,被苗禅得到。天旱时,苗禅把雨绳抡到哪里,哪里就下雨。天涝时苗禅就能用这条雨绳把雨云拉到东海。

有一年,即墨大旱,县官贴出告示叫庄户人捐钱请和尚念经祈雨,并宣布谁能求下雨来有重赏。看起来这是为庄户人办好事,其实县官也想借祈雨捞一把。告示贴出后捐钱的不少,远近的和尚也来了不少。和尚中为了混饭吃和借别人的光想领重赏的不少,就是能有真正求雨本事的不多。谁知越念经,天越旱,庄户人的油也快挤尽了,地也干的和炒的一样了。对庄户人来说真是陈三坏打肚皮--里外痛的都是自己的肉。

苗禅听说这件事后,马上来到县大堂找县官,说他能祈雨,不用和尚念经。县官一看苗禅的打扮,相貌极其一般,从心里有点瞧不起他。那些祈雨的和尚听说苗禅要砸他们的饭碗,个个不理睬他,有些和尚还恶语伤人。这下可把苗禅气火了。他对县官说:“大老爷,咱们祈雨的日子也不少了。天还是没下雨,证明这些人没有祈雨的本领,要是谁不服就得叫天今天下雨。县官又问了祈雨的和尚,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吃几碗米的干饭。县官又问苗禅有什么法术。苗禅说:“即墨要下雨,和尚得吃苦。”他叫县官找些藤子棍,让和尚跪在念经的地方,一个和尚后边跟一个衙役拿藤子棍打和尚的头。开始县官不干,后经苗禅再三逼迫不得不试一试。当衙役们轻轻的打和尚头时,果然天上落下了雨点。苗禅说:“打得慢,下得慢,打得快,下得快,打得重,下得大。”这法确实灵验,快打快下,慢打慢下,不打不下。打得和尚叫爹叫娘,苦苦哀求。县官一看,就是把这些和尚打死也下不了场够使的大雨,又忙找苗禅商量办法。苗禅说:“这些人根本没有祈雨的本领,也没有诚心,只图领重赏,坑害庄户人。不治治他们老天是不会下雨的。”他又问县官把雨下在什么地方,县官忙说即墨城,苗禅又拎出雨绳,城里马上黑云滚滚,大雨直溜一根杆子,一直下到街上的河水向大堂伸舌头。县官忙说:“雨够使的了,快住雨!”苗禅拉回雨绳,顿时雨停云散。等县官出城查看雨情时,只见城外没下一滴雨。县官问苗禅:“怎么城外没下雨?”苗禅说:“你不是叫我把雨下在即墨城吗?”县官说:“我说的即墨城就指即墨县。”苗禅又回敬了县官一句:“我祈的雨不用收捐钱,因此把城外忘了。”说着他又扬出雨绳,即墨县下了一场大雨。

有一年苗禅外出访友,家里又遇上了大旱。庄户人又托他的弟子去求苗禅。徒弟们找到苗禅时,他还有件要紧的事没办完,于是他就把雨绳交给弟子,让弟子回去把雨绳挂在庙后的树上,雨够使了要赶紧取下来。谁知他弟子回去把雨绳挂在树梢上,自己到赌钱屋赌钱去了。等他想起了雨绳,雨也下得老大了,也没法去拿绳子了。大雨下了三天三夜。苗禅怕出事,办完事急忙赶了回来,一看满坡是一片大水,大雨还在一个劲的下,他顾不得休息,浮着水爬上了大树收回了雨绳,又费了好大的劲才排除了洪水。

苗禅的雨绳确实灵验,他临死的时候,弟子们都想得到这条雨绳,可苗禅怕他们惹是生非,都没答应,只说道:“我死后你们就用这条雨绳抬棺,把我抬到坟里后再抽出来。”弟子们都信以为真,等把棺材抬到坟墓里怎么抽也抽不出来,不多时就无影无踪了。

后来都说:“苗禅得到雨绳是为了解除庄户人的灾难,他死后带去雨绳也是为了给庄户人免除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