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首页 > 文化遗产

无头石龟

2015-09-24

在马山西北脚下的横江河发源地,有一只磨盘大的无头石龟。这石龟伸着长长的断脖子,仿佛有什么冤屈要向人们诉说。

相传,古时候,这里有一座庙,叫圆峰寺。寺院内有一只纯玉石龟。这是唐王李世民赐给圆峰寺第一代方丈的碑座。打这以后,历代和尚都把玉龟当做镇寺之物。寺内香火也就常年不断。

这一年,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臊道士,住在马山半山腰三间破庙里。他是专为霸占玉龟来的。你别看他生得慈眉善眼儿,道貌岸然,肚子里却净装着些坏水儿。他想:只要我能把马山周围的施主都弄到山庙来,圆峰寺的和尚,气不走,也就饿跑了。到那时,玉龟自然就是我的了。于是,他以化缘为名,整天在一溜儿马山十八个村疃游说,自称他是没尾巴老李的弟子,要在马山上为李师傅修天龙庙。人们知道没尾巴老李是专管下雹子的黑天龙,生怕他给带来灾难,纷纷上庙还愿。一时间,倒也红火了一阵。这老道却不修庙庵,把施主们给的钱,全用来卧花宿柳了。这样闹腾了不几天,去山庙还愿的就没有了,到圆峰寺降香的反倒多起来啦。

老道心想:看来靠“争”施主挤不走和尚,夺不来玉龟。不如亲自到圆峰寺去一趟,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设法“诈”来。

圆峰寺方丈听说马道士来访,连忙到山门外迎接。老道一进山门就把两只眼睛盯在玉龟上了。心想: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我出家多年来,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纯玉之宝。他看着想着,两道口水把道服都润湿了一大片。

方丈把老道让到禅房,吃茶用斋后,便问起老道的来意。老道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贫道初来乍到,山庙有多年失修,庙内香火不旺……昨晚李师父托梦说,山庙香火待要旺,除非玉龟进庙堂。我知道李师父的厉害,因此,不敢怠慢,特来求您帮忙。”

方丈听了,火冒三丈。言道:“说了半天,你是来打玉龟的主意!这是镇寺之宝。老衲就是万死,也不能答应!”

老道一看,“诈”也没门。心想,反正我不能白来。于是就抽抽嗒嗒地说:“我也猜想你不会答应的……可我眼下连吃的都没有了……”说着竟哭起来啦。

方丈见他怪可怜,念他也是出家人。便叫管库的和尚拿来一百两银子,用自己的方巾包了,又用一条新腰带布捆了捆,送给老道,叫他回去修缮庙宇,安心修行。又留他用了晚斋,才送他回去。

老道背着银子,顺着山沟一边走,一边还在打着下一步的主意。无巧不成故事。这工夫,从岔道上走来一个小尼姑。她是马山根下庵庙里的。下午,老尼姑叫她到镇上抓药,因在镇上耽误了一些时辰,天黑了才急三火四的往回赶。

老道本是个好色之徒,连忙闪到路旁。待小尼姑走近,便噌的窜出来,把尼姑按倒在地。

老道发泄完兽性一看,小尼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断气了。老道一时慌了神。他翻了翻眼,肚子里的坏水又冒上来啦。心想,反正人已经死了,一不做,二不休,搬倒葫芦洒了油,干脆来它个“一箭双雕”!想到这里,老道把尼姑的尸体背到圆峰寺山门外,用方丈给他捆银子的腰带布儿,把尼姑吊在一棵松树上。又悄趾敛脚地爬进圆峰寺,把尼姑抓来的草药,从山门一直漓流拉拉,撒到院中的玉龟旁边。然后,窜回山庙。第二天一早,他跑到县衙,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县太爷带着衙役,来到现场,解下尼姑用的和尚要带,又在圆峰寺内,捡了几样尼姑抓的草药。一口断定:尼姑的死,是圆峰寺内的和尚干的。便不问青红皂白,把和尚、尼姑分别赶进各自的殿里,上了大锁,贴上封条。吩咐道:尼姑一案,本县自有明断。在没有查出凶犯之前,所有和尚、尼姑都要静候发落。违令者斩!说完便回衙门去了。

却说老道早就把县官查案的经过打听的明明白白。心里一乐,肚子里的坏水翻腾的更急了。心想:我何不趁机,再给他个“火上浇油”!计谋一定,他半夜溜到庵里,放了一把大火。说来也巧,那晚正刮着西北风。风助火威,刹时间,庵庙的冲天大火,照的几里内通明。

锁在圆峰寺大殿里的老方丈,看到火光,不知是计,挑选了十个和尚。叫他们撬开窗户去救火。

十个和尚来到庵庙一看,火是没救了。尼姑们全被困在庙殿里。是个和尚救人心急,一起用膀子扛开殿门,一齐冲进火屋。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屋顶塌了下来。不但没救出尼姑,十个和尚全被捂在里面烧死了。至今人们还叫这块场儿“十和尚地”。

这一切,被躲在庙庵一边的老道,看了个一清二楚,当他看到和尚们中计时,高兴地把一肚子坏水全冒上来了。天不亮,就跑到官府,如此这般地又告了一状。

县太爷听完,拍案骂道:“看来,我的判断一点不错。圆峰寺的秃驴与尼姑,都不是些正经东西!这场火灾,定是活着的秃驴,为了杀人灭口,干出的勾当。”

老道一看火候到了,又添油加醋地补上了几句“大人,圆峰寺的和尚与庵庙尼姑,一向不轨。贫道来马山一个多月,就听到不少关于他们之间地丑事。这些秃驴为了一个小尼姑,竟大开杀戒,害了二十多条人命。大人不如铲除这些秃驴,今后还不知能干出多少坏事来呀!”

经老道一挑唆,县官修书一封,差人忙报青州府。

第二天,来了几千官兵。把圆峰寺围了个水泄不通。不一会儿,三百多个和尚一个个被五花大绑,从庙里押了出来,真是叫苦连天。

这工夫,把个老道可忙欢欢啦,只见他鞍前马后,跑三跑四。最后跪在一位大人面前说道:“大人,出家人的规矩是出家不犯法,落发不带枷。既然他们犯了如此大罪,理应就地处死,以正佛门之风;圆峰寺本是佛门净地,却被这些秃驴污染了,就应火烧圆峰寺,以祛邪气。”

那位大人依了老道。下令官兵,在圆峰寺东侧挖了三百多个圆形坟穴,把和尚一个个推了下去。然后一把火将圆峰寺点着了。

霎时间,圆峰寺变成了一片火海。烈火中大小殿宇倒塌了。唯独那玉龟还驮着第一代方丈的石碑立在那儿。

三百多个和尚齐声喊冤叫屈,在一片哭嚎声中,突然传来几声长长的玉龟的悲鸣,官兵们惊呆了,老道士哆嗦了,和尚们却不哭了,一个个站在坟穴里闭目念起佛来。

就在这一片念佛声中,老道领着官兵把三百和尚活埋了。土埋到脖子口时,老道又亲自用几匹烈马拉着一盘大铁耙,把露在地面上的三百多和尚头,全给耙啦!

和尚们的血染红了坟地,流成了河。因为这条河是血流成的,人们叫它“红河”。再往后叫背了,就叫它“横江河”。

烧了庵庙和圆峰寺,灭了尼姑与和尚。臊道士便用从圆峰寺抢夺来的银钱,买通赃官,抓来了几百民夫,在马山上动工修庙了。

开工的第一天,老道就想把玉龟搬进山庙。他带着九九八十一名强壮民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玉龟抬上山庙。谁知第二天一早,玉龟就不见了。老道好生纳闷,找遍了半个马山,也不见玉龟的影子。后来,找到圆峰寺一看,这玉龟还趴在原来的地方,好像没人动过一样。

老道把民夫找来再抬。可是,第二天一看,玉龟又回到了老地方。老道不舍气,带着民夫,接连抬了七七四十九天、七七四十九次。每次都是白天抬上山庙,晚上又回去了,把老道气坏了。到第五十天上,他拿来一把长剑,施起邪法子来。只听他念了几道咒语,然后,指着玉龟骂道:“你这鳖养的,为了得到你,我制造了多么大的冤案。连你的主子都被我治于死地。你这臭龟竟敢三番五次的耍弄我!”说罢,“喀哧”一剑,把玉龟的头砍下来。只听“哗”的一声响,从玉龟脖颈喷出一股血流,把老道冲进了和尚血流的“红河”里淹死了。他的尸体一直被冲入大海,喂了鱼鳖虾蟹。

后来,玉龟的血淌净了,就变成了现在的无头石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