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文化•符号
发布日期:2018-12-21
 

                                                                                                                        大信任家屯小学   高元华 
        大凡读书爱书之人,皆知两种草:一种是芸草,夹在书中,有防止虫蛀的作用;另一种是书带草,最早用于系住竹帛,后来用于系住书札、卷轴等。把这两种草与书本相配,真可谓相得益彰,既实用又风雅。 
      芸草,又名“七里香”,是天然的杀虫剂,它的香味能杀死各种蠹虫,特别是书虫。爱书的人,往往多方搜求,将其夹在书中,芸草散发出的缕缕香气就能驱走虫子,人们把这种香味称之为“书香”,读书的人家也称之为“书香门第”。著名的宁波天一阁藏书楼所藏图书号称“无蛀书”,就是因为用芸草防蛀的原因。 
      书带草也具有非常实用的功能,《汉书・东方朔传》:“著于竹帛。”王充《论衡》:“短书俗记,竹帛胤文,非儒者所见,众多非一。”也就是说,竹帛本在汉代时通用。帛书,便于舒卷,所以一书称之几卷,一般一篇作一卷。《汉书·艺文志》有称若干篇的,一般指竹简;若称卷的,一般指帛书。卷的中心一定用圆棍,两头稍微长出一点,就像古代的车轴一样。卷起来的时候,一般用带子扎住。 
      当年,郑玄(康成)在不其城课徒授书之际,就采用书斋路旁的草当做书带,捆扎竹帛,就是后人所称的书带草。书带草叶子细长,柔韧性极强,随处可见,是做书带的极好原料。郑康成用草做书带的消息,在动荡的东汉末年,随着战争传遍神州大地,到魏晋时已作为一件很风雅的事来看待,一时以竞相效仿为能事,这大概是郑康成所始料未及的。 
      随着时代的变迁,书籍的装帧越来越豪华,越来越精致。《旧唐书・经籍志》载:集贤院御书,经部皆细白牙轴,黄缥带,红牙签;史部靛青牙轴,缥带,绿牙签;子部雕紫植轴,紫带,碧牙;集部绿牙轴,朱带,白牙签。卷轴用的轴、带、签皆精美无比,我们可以看出,文化知识已经被尊崇到无以复加的地位,书带草作为实用性的材料,早已退出人们的视野。 
      但是,失去实用价值的书带草却作为一个文化符号永久保留下来。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学子文士践行着先贤大儒的遗风,在庭院里、书斋旁种植书带草,在读书时使用书带草,他们把书带草铭刻心头,永远继承传承下去。这些文士们,洗尽铅华,抱朴若素,追求着天地间的纯真和大美,不汲汲于名利,不岌岌于得失,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怀抱“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定与从容,青灯黄卷,枯坐书斋。“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就是他们最好的写照。 
       芸草、书带草、红叶……早已蜕变成一个个文化图腾,一个个烙印,镌刻在心上,熔化于血脉,成为读书人永久的心里慰藉,让他们乘长风,破万里浪,行吟于风雨鸡鸣之时,义无反顾的阔步前行。 
      一株草,因为书香滋润而温柔。一座城也必将因为文化而灿烂。 
      书带草何其幸也,生于不其城而遇郑康成;不其城何其幸也,因郑康成设馆而名满天下;即墨亦何其幸也,邑兼不其城,坐拥康成书院而文脉绵延不绝,代不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