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一辈子的老师
发布日期:2018-07-04
 

特教中心   姜淑娟

  记得第一次读魏巍的《我的老师》,内心被激起层层波澜,很想写写自己的老师。可是思来想去,担心自己的拙笔,无力表达对老师的敬重,只好把老师的真诚、善良和美好记在心里了。今天再见李淑英老师,又想起了我的几位老师,他们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他们是我一辈子的老师。                   

  一位是小学时的班主任吴新慧老师。吴老师当时二十多岁,是学校里最年轻的老师。除了写字漂亮,吴老师还是我们学校普通话说得最好的老师。那时侯喜欢吴老师,因为她是学校里唯一能带学生一起玩的老师。课间她常和我们一起丢沙包,踢毽子,跳方格,还找来长绳,教我们跳大绳。最难忘的是,有一次,我感冒了,头痛得厉害,趴在课桌上,感觉天昏地转。同桌找来了吴老师。吴老师轻抚着我的头,亲切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努力地抬起头,话还没说出口,“哇”的一声,吐了吴老师一身。我吓坏了,担心吴老师会生气,会不喜欢我了。吴老师却好像没察觉到自己的衣服脏了,而是伸出柔软的手,轻轻地贴在我的前额上。那一刻,我确信老师是爱我的,她会和我的奶奶一样,用温暖的手心量我的体温。老师的爱,就在举手投足间。那个年代,在偏僻的农村,老师的美,引不来镁光灯,惊不起世人的赞叹,只是悄悄地给一个个幼小的生命涂上了爱的底色。

  因为喜欢吴老师,就特别喜欢她的语文课。可能是对语文的偏爱,占用了学习数学的时间。一到四年级,我的数学成绩一直不好。直到五年级,遇到了陈广增老师。“陈老师是学校里最厉害的数学老师”,当时在我们村方圆几里那是家喻户晓的事。如果是现在,“数学学科带头人”应该非陈老师莫属。可是最让我难忘的,不是老师智慧的数学大脑,也不是精彩的“陈式课堂”,而是老师的几句话。那天,我去办公室送语文作业,陈老师叫住了我,微笑着说:“你就是姜淑娟?我教过你的两个姐姐,她们语文数学成绩都很厉害的。你爸爸说,你比你俩姐姐都聪明。你的数学学不好,我怎么就不信呢?下节课,我要去看看,你是怎么学数学的。”我当时又惊又喜又自豪。这是一个新上任的数学老师,在给学生上第一堂课前做的功课。就是这几句话,加上“陈式课堂”的思维训练,慢慢地改变了我对自己“不会学数学的”的认识,我喜欢上了数学。后来,在陈老师的鼓励下,我的数学成绩提高得很快。喜欢一门课,往往是从喜欢一个老师开始。

  还有初中的语文老师兰凤琳老师。兰老师高高的个子,笔挺的腰板,最喜欢穿整齐的中山装。他看上去一本正经,课堂上却妙语连珠,常常一句话能把我们逗笑。课堂上,他很少直接否定学生的发言,而是问“大家说这样回答合适吗?”印象最深的,是兰老师批改作文的“功夫”。他会用各种各样的修改符号,让你的作文读起来更舒服。他喜欢在优美的句子下面画小圆圈。还在眉批的位置,写上诸如“一语传神”这样的评语。还有“这个句子把xxx写活了”,“这句就是这篇作文的眼睛”等,当时,在我看来,这些句子就是最高奖赏。每次拿到作文本,最高兴的,莫过于看到那连成行的红色小圆圈,就像一串串晶莹的珍珠,装饰了我写作的梦。兰老师的“认真”,值得我用一生来学习,别说作文中的错别字,就是用错一个标点符号,都逃不过老师的火眼金睛。兰老师为学的严谨,是敬业,敬物,敬生命,敬天地,更是敬自我。

  再有就是昌乐特师的李淑英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李老师爱笑。笑声清,亮,脆,如山间清泉,带着甜甜的味道,大有“怡情,怡性,怡心脾”之功效。李老师教我们《聋校语文教学法》,讲课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哪天有老师的课,心中是充满期待的。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李老师请我们到她家去做客。老师的家在学校东南面的一个小村子,家里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具,没有什么像样的大件,有的是一屋子的幸福。最难忘的,是在温馨整洁的小屋一角,整齐地摆着一摞书。原来,家里没有书橱,是不耽误读书的。现在想想,一个表情温和,语调热烈,心情阳光的老师,学生怎么会不喜欢呢?一个能和学生分享自己的喜悦和幸福,能把学生领回家的老师,没有学生会不喜欢吧。

  回首30年,很多记忆是模糊的。而这些老师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清晰地定格在了记忆中。我想起了一句名言:忘记了课堂上所学的一切,剩下的才是教育。是的,教育中比知识重要得多的东西,才是教育的真谛。这些老师,除了知识的传授、道德的养成,他们没有忘记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正是这些小细节,让教育变得有血有肉,有温度。这样的教育,可以影响学生一生。这样的老师,是学生一辈子的老师。于永正老师说,教了半辈子书,最终把自己教成了孩子。如果说做教师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变成教科书,那么,成为学生一辈子的老师,应该是教师的最高荣誉。作为一名特教老师,我时常问自己:当这些特殊孩子,忘记了课堂上所学的一切,剩下的应该是什么?我应该怎样做,才可以成为孩子一辈子的老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