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发布日期:2018-03-07
 

通济中学   刘世意

  年少时最喜欢春,繁绮无比的景色让人心驰,少年的心性大抵如此。如今,物转心移,对秋天的喜爱,到底是不是对迅驰而过的时光的一种别样的挽留?倒是没有多去辨析,只是觉得,声响真的是秋天的神韵。想想看,当万物都收藏归隐的时候,秋日的天空变得明净而高远,秋日的丛林变得稀疏而萧索,如果再配上薄凉清爽的天气,行走在最纯粹的秋日田野的时候,此时,声音是不是成了主角?

  停车的时候,喜欢停靠在落叶翩飞的林边,任飘落的叶子布满车窗,大把大把的红黄的叶子染得大地一片金黄,这是秋天最瑰丽的诗。如果,真的有一片白桦林,踏着地上的落叶,去聆听脚下沙沙的声响,还有叶子不停地飘落在头顶或是肩头的那种细微的悉索噼啪的声音。如果刚好有风吹过,风声,叶落声,沙沙的脚步声,都弥散在最有味道的秋日的清凉里,这算不算是这一季最美的歌?

  歌?想起看过的一个很有意思的譬喻,就是把世间所有的声音,包括人内心的变幻,统统以“声音”喻之。从这个譬喻看来,天地人间所有的声响不过归为“天籁、地籁、人籁”六个字而已。真惊讶于古人的智慧,化繁为简的本领竟至于此。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悄无声息的心事,竟然寻出“人籁”这样古奥无比的词语来形容。这或许真的有道理,我们快乐或是忧愁的时候,不是都会唱起自己喜欢的歌?

  真的吗?不经意间看到以前读过的一首诗:你问黑夜要回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噢,真的有歌啊,这时才有些明白,所谓高山流水的回响,不止是听入耳畔的,其实就是响在内心里的歌。有时想啊,梭罗在写《瓦尔登湖》的时候,他的世界也许是在深秋的更深处,那里肯定有极缓极缓的风在吹动。穿过静寂的深林,在疏条交映的寒冷里一定回荡着他的冗长的歌声。

  有吗?我们自己的内心狂风大作,万籁俱响的时候?李宗盛用沙哑的声音演绎《领悟》,谁会相信他歌声的背后会是心静如水呢?也许,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作曲家,走过每一段路,驻足停息的时候,心里悄然响起的声音,那就是唱给自己的歌。

  金大侠年老的时候讲过,他所有的作品里,最喜欢的人物是小昭。起初的时候很是不懂,为什么?比她光鲜的人物多的是,怎么会是配角之后的那个小丫头?后来,再读的时候,明白了,张无忌深陷囹圄的时候,小昭对张公子说过:“公子,我唱歌给你听。”我不由地笑了,原来金大侠的内心深处留有一首最暖人的歌。

  克里斯蒂娜·罗赛蒂的《歌》,罗大佑将它配成曲子就成了纵贯线乐队的主打,不知道深秋的这时再次来听,会是怎样的感觉?在即将到来的寒冬里,如果行走在街头拐角的你再次地听到这熟悉的旋律,你是不是和金大侠一样,突然想到,有没有那么一首歌,在最寒冷的时候,温暖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