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又到正月初三日
发布日期:2018-03-02
 

区一职中专   张荣

  每年正月初三,我们姐妹六家人都会齐聚老家给爸妈拜年。今年也一样,只是过法与往年有所不同。

  往年,家宴都在同村的四妹家操办。因为她家房屋宽敞,做饭方便,更主要的是四妹夫热情好客,厨艺高超。一番煎炒蒸煮后,两桌佳肴,分置两间。两屋相通,饭时可随时招呼,饭毕串间闲聊,热闹又随意。

  今年,四妹的公婆身体不好,二姐提议,还是在老妈家吧,每家各出两三道菜,自备食材,自带调料。离得近的做好带去,离得远的洗好切好去了现炒。

  本以为我们可以分担所有的家务,可等赶到家的时候,发现老妈并没闲着。她已蒸好一锅米糕、鱼花与馒头,见了我女儿就说“琪琪,我给你蒸你喜欢吃的米糕了”,又说“小陆(我小妹夫)家离这儿远,到时候肯定会喊饿,可以先吃一块垫垫”。她年近耄耋,竟还记得每个人的喜好,不时地提醒我们,“别放葱姜,铃铛不爱吃”“别放辣椒,你大姐忌口”……

  十二点时小妹一家赶到,小妹夫进门不多久果然开始摸着肚子四下张望说饿,老妈笑着拿出一个米糕给他,两个嘴馋的外甥也嚷着要吃,欢笑声瞬间溢满小屋。

  而东侧的厨房里,各家的大厨正大显身手,各色佳肴也陆续端上餐桌。大姐家的炸知了猴,二姐家的香菇炖鸡,四妹家的油泼鲤鱼,我家的酸辣土豆丝、宫保鸡丁,皆堪称一绝。五妹和六妹都离得远,临近中午才赶到。六妹一进门就钻进厨房,刷锅添水,加上佐料,立马又转身去堂屋拿带来的主料。可没想到,等她回来的时候,小妹夫已经开始用那口锅做他拿手的海鲜了,顺便把锅里的佐料也用了,惹得大家又一阵大笑。

  自从老爸去世,这栋养育了我们姐妹六人的房子已经很久没有塞进这么多人了。虽然我们不舍得让为家人操劳了大半辈子的老妈再辛苦半分,但狭小的厨房,器具的收放,人员的凌乱,还是让老妈进进出出忙里忙外,应答着我们关于“碗筷在哪”“蒜在哪”“这些东西放哪里”等诸多琐碎问题。

  饭后的才艺表演将拜年活动推向了高潮。喜欢音乐的老公早已按捺不住,先献上一曲葫芦丝《月光下的凤尾竹》,又深情地高歌一曲《慈祥的母亲》。歌声未停,一旁外甥的二胡曲《赛马》已经响起。在阵阵掌声中,小外甥的舞蹈,二姐的手风琴演奏,小妹的诗朗诵等依次登场。欢声笑语中,老妈满脸的皱纹开成了一朵花。她慢悠悠地说道:“大家的表演都很好,我得夸夸你们……老身我开颜来,喜盈盈,孩儿们为拜年,聚在一家中……”这啥呀?柳腔啊!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听老妈唱戏,还是原创。厉害了,我的妈!

  小妹建了一个微信群,因为老妈名字中有一个“梅”字,所以群名就叫“倚梅园”。几十年来,老妈就像辛勤的园丁,养育了我们姐妹六人,没清静几年,又接着帮忙养育我们的孩子。现在老妈终于可以按自己的意愿住在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了,可她已经七十有八,一个人在家住着,总让人不放心。还是小妹脑子活泛,提议道:“轮流问候吧,周一到周六,六个女儿每人负责一天,轮流给老妈打电话或探望,有事在群里及时交流情况。”

  正月初三的快乐对于我家意义非凡,祝愿“倚梅园”的“梅花”喜乐随心,幸福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