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凭栏留醉古青州
发布日期:2018-01-30
 

二职中专   宋春丽

  想起最初爱上青州,竟然是因为她的名号!

  “东方属木,木色为青,故名之曰青州”。多么诗意的命名!“青州”,在河之洲,各居其畴;凝神遐思,象形会意,一派万物勃发的春日盛景顿时扑面而来。

  美名之下,其实也副。见过云门的缥缈仙姿,翻过驼岭的千寻叠翠,赏过黄花溪的漫山红叶,望过仰天山的高高秋月;井塘古村里,甚至还听过《诗经》里的喈喈鸡鸣。……一路走来,这天和地泰的古青州慢慢地就驻在了心里。

  海岱古州

  “海岱惟青州”,据《尚书.禹贡》记载,大禹治水后,按照山川河流的走向,把天下划分为九州,青州位列其一;那时的古青州,北据渤海、南阻泰岱;有山河之固,有负海之饶,何其广袤丰美的千里沃野。

  这个太阳升起的地方,原来是“东夷文化”的滥觞。早在七千多年前,人类就在此繁衍生息了。后来,周王朝定鼎,姜子牙以其首功封于齐,建都营丘,统治管理青州地区。姜太公勤修政治,国富民强;后又有管仲之谋,致使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雄霸一方。

  据考古发现,青州有北辛文化、龙山文化、大汶口文化等等遗址270多处。膏野之下,果然深掩着灿烂厚重的过往。光是青州博物馆收藏的文物就有两万多件,馆藏之丰富在县级博物馆可谓首屈一指,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让人赞叹不已。

  上古的“冲天流陶鬶”(东夷文化的标志文物,国家一级文物),昂首挺胸像只大鸟,傲慢而憨厚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商代的“亚丑”青铜钺,张口怒目,青绿威严。汉代的“宜子孙”,罕见那么一大块晶莹璧玉,透雕夔龙,纹路婉转;那扬波凌云的篆书,昭示着子子孙孙“宜室宜家”的吉祥。龙兴寺的佛像摄人心魄,袈裟袒肩,衣袂飘然;贴金彩绘斑驳陆离,绛红的色相柔美温暖。那一尊尊慈悲安详的面庞丰润方圆;满目怜爱的嫣然一笑醉了千年!

  镇馆之宝是明朝流传至今的状元卷,海内孤本,行云流水般清丽绝伦的小楷背后,恣意纵横的竟然是一代文士针砭时弊、治国安邦的雄才大略。谁说儒生不是运筹帷幄的英雄。

  看过原始陶罐的粗放,商周青铜的繁缛,战国兵器的冷锋,更觉汉玉温润可心、宋瓷光洁照人……走完了这些展馆,恍然穿越了漫漫通史几千年。只要这些闪耀着先民智慧光华的宝贝还在,我们的文脉就不会断。我庆幸地想着,一边贪婪地驻足流连。眼神抚摸着那些朴拙的图案,漫无边际地琢磨着这天工意造背后的神秘代码,联翩地浮想着先祖男男女女一起捕鱼、狩猎、采桑,耕作的种种场景。就觉得桩桩件件稀奇古怪的器物渐渐有了温度,隔着玻璃柜子,似乎听得见欢乐喧闹的遥远声响,夐久洪荒。

  古城雅韵

  《战国策》上说,“齐地方二千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家敦而富,志高而扬”。酒肆茶坊林立,笑语市声喧哗,人人志得意满,个个尽展欢颜;一派大郡名城的太平景象。

  有两千多年建城历史的青州古城,底蕴深厚,文化传承保护得也好,在全国古城中独树一帜;2017 年2月被评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熙熙攘攘的古城里逛一逛,阜盛的景象宛如自古繁华的钱塘人家。

  走在青州古街,踏在大块大块黝黑泛光的青石板上,感觉足音也被琢磨得圆润了许多,不自觉地就慢了下来。街面洁净,很敞亮,不像江南古巷那般深邃忧郁。这里巷子通透、方正且条分缕析,棋盘街、昭德街、偶园街、北门街、东关街……绵延十里,首尾相连。青砖小瓦,红栏白墙,古色古香;街中随处迎风招摇着各色的悬挑幌子,稻香村一样,古风古意。街角处时不时有踢花毽的,抖空竹的,拉琴的,拍着小鼓说唱的……玩者专注,观者开心,好不热闹。

  昭德古街最负盛名,荣膺全国首届十大"历史文化名街",留有不少明清时期的古建筑。“宰相府”、状元府”、“昭德阁”、清真寺……随便你往哪里走走,就能和一段厚重的历史撞个满怀。

  每回来青州,“隆盛糕点”这百年老字号是一定要去的。黄澄澄的蜜三刀咬一口就流油,满口香甜,直沁肺腑;淡黄透气的油光纸一包,细细的红纸绳一扎,顶面上红纸一封,赫然的字号过目入心;铺子里的老师傅说,这酥软爆浆的劲儿,正宗衡王府手艺,不走样、不加价。

  这代代相传的老手艺活里透着青州人的诚恳和信义。当然,这淳朴的民风不仅仅是因为山东人好让不争、舒缓阔达的本性,还有圣人诗书春风化雨的长期浸润,更有一代贤相德治法治的齐抓共管。管子最早提出“以义御利”,对于寡诚无信、囤积不仁、欺行霸市等种种恶行的打击力度空前严厉。有了修身善治的道德弘扬,有了“关讥不征”(只稽查而不征税)的管理制度,有了“物勒工名”的信誉承诺,才有了这世代传承、信若丹青的商业道德。

  风流人物

  上天泽惠,青州有幸,黎民有幸。在华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青州迭为名城重镇,作为山东境内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就长达一千四百多年之久。这块土地上,多少辅弼重臣,清官良将,文坛巨擘荟萃其间,可谓俊采星驰,熠熠生辉!

  面对历史沉积的深厚古韵,只有亲身走近了触摸才能一点一点地感受到。

  拜谒三贤祠、范公亭,那几棵千年的唐楸宋槐甚是惊魂,树干皲裂,枝丫如虬,铁骨铮铮,老而弥坚。

  三贤者,谓范仲淹希文、欧阳修永叔、富弼彦国是也。三贤皆为北宋朝廷股肱重臣,后迭知青州,颇多惠政,生民感怀,立祠仰望。身为心忧黎庶的父母官,他们廉政爱民的故事,至今在街头闾巷口口相传……

  《青州府志》记载:“范仲淹知青州,有惠政,洋溪侧出醴泉。公构亭泉上,郡民感思,俱以范公目之。”井因泉生,泉因人流。如今的这口井,映着天光,依旧清清盈盈,井边的石栏被井绳磨出了深深的印痕,是实实在在滋养生民的明证。在所有颂扬先贤遗德的碑刻中,最喜欢冯玉祥将军的快人快语,“兵甲富胸中,纵教他虏骑横飞,也怕那范小老子;忧乐关天下,愿今人砥砺振奋,都学这秀才先生”,在外敌入侵的民族危亡之秋,抗日英雄铿锵激越的气概尤为壮怀激烈;追本溯源,这忧乐关天下的无私情怀,原来就在这汩汩不竭的井边。

  敬畏“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屡触龙颜为民请命的范公;仰慕克己奉公、仁而有威的富公;更热爱那个“挥毫万字,一饮千钟”,风流倜傥的欧阳醉翁!史书上说,作为兵部尚书兼知州的欧阳修,“不求声誉,以宽简不扰为政”。顺民、养民、抚民、安民,原来,我们儒雅的“文章太守”自有与民同乐的为政理念;这垂拱而治的襟怀难道不是至圣先师春风沂水的薪火相传?

  拜别三公,该去看看我眉头心上的易安居士了。

  把李清照的纪念馆和三贤祠毗邻安放,可谓相得益彰。在那个纲常分明、礼法森严的男权时代,这位“词压江南,文盖塞北”的旷世才女就已经不让衣冠须眉了:工诗词,长文赋,通音律,精金石,善书画……“易安体”卓绝词坛,《漱玉词》名满天下。后世推崇仰望,尊为一代词宗大家。1987年,国际天文学会命名水星上第一批环形山,有十五座冠以中国人的大名,其中有一座就叫“李清照”。

  青州,是李清照深情怀念的第二故乡,在这里,她度过了二十年闲适浪漫的锦瑟华年,写下了无数端庄清丽的绚烂词章。“归来堂”前,有她沉醉花阴的翩跹丽影;“易安居”里,有她斗茶猜书的开怀笑声。多么希望时光就此停驻,让我们的天才女子在这淳厚和乐的青州风物里永远优游咏唱。

  可是,如果一味吟风弄月、伤春悲秋,成就不了那个凛然正气的“伟大女词人”(《大不列颠百科全书》语)。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面对风雨飘摇的残破河山,面对朝廷的苟且偷安,一身傲骨的文弱女子发出了豪迈的最强音!金石录里,岂止几页闲情好梦;漱玉词里,多少国恨离愁!“愿将血泪寄河山去洒青州一抔土”,李清照深深眷念着沦于敌手的北方故土,在诗文里她飞越关山,梦回青州。

  俯仰之间,往事几千年!昔日那个在云门刻字祈望寿比南山的,早已湮灭了姓名;煊赫一时的衡王府空余一对铁鹤在博物馆里引颈张望,还有两座石坊,也在无声地诉说着改朝换代的历史沧桑。而那个俯身汲水制药疗救苍生的知州却被百姓代代感念,永世不忘。百年人生有时尽,邈邈造化无穷已。

  “上善如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绵延不绝于人心的,是这古文化的流风遗韵,一如那泽被青州大地的南阳河,静静地流淌着,生生不息,波光潋滟。

  青州无限好风物,长留沉醉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