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修鞋老哥
发布日期:2018-01-02
 

普东中学   李永妮

  我对穿着不太讲究,因此对衣服鞋子之类的也不太爱护。那天,不知怎么弄的,鞋上的装饰断了,下午正好有个聚会,想换一双穿。因装修房子,鞋子又都放在老家;重买一双新的,又来不及了。没法,只好去修了。

  看到一个修鞋摊,工具摆在那儿,人坐在十几米之外聊天。师傅眼尖,我刚停下车子,他便坐到了摊位前。五十来岁,动作麻利。我脱了鞋子,指给他看:“您瞧,这里断了。”其实只是接口处松了一些而已。只是我女同志一懒二力气小,不愿自己动手罢了。他稍一用力便接上了,不过几秒钟的功夫。

  这是一双尖头鞋,鞋尖部分有些磨损。我试探着问:“有没有这个颜色的鞋油,把鞋尖遮一遮?”他找出了棕色鞋油。我忽然意识到,这事自己就可以做,他完全有理由拒绝,而且我也不会抱怨。他把鞋油打在鞋尖部分,他的业务可能以钉掌、缝线之类的居多,因为他不是用布或鞋刷擦拭的,而是顺手弄来一个塑料袋,揉成团状,来回摩擦。鞋尖亮了,其它地方又显得不亮,于是他来回擦着整只鞋,之后又擦另一只。

  我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有了攀谈的欲望。“你看这鞋有没有过时?”他正来回拨弄擦拭着一只鞋,“不过时,还可以穿。”“奥,我还以为需要另买一双呢!”他笑了笑,没作声。鞋在他的手间翻转,露出了红蜻蜓的图案,那是我前年买的。

  终于,鞋油打完了,他放在一边。我迫不及待地问:“可以穿了吗?”他指了指几米外的抛光机,“要抛光呢!”“我穿着鞋抛光吗?”我从没在修鞋摊擦过鞋油,不熟悉此类业务的流程。“等会儿,我给你上光。”“奥。”我坐在一边安静地等着。他埋头修补别的鞋,其间又来了两位顾客,一位咨询完之后回家拿鞋了,另外一位坐着等待。趁他们谈话结束的空当,我急忙插嘴:“可以上光了吗?”内心急呀!迟到了怎么办?我从来都是很准时的呀!“刚才打了那么多的鞋油,滋润一下吧!”他的声音不疾不徐。我只好再等。

  “多少钱?”我打算先付钱。“一元钱,料钱而已。”我颇有些吃惊。单独打鞋油还得两元呢!钉个鞋掌十元、二十元,宰人的不少,现在的行情似乎什么都在涨。“不贵吧?”他问。“不贵不贵,谢谢了。”我笨拙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激。

  他大概看出了我的焦急,几分钟后,起身为鞋抛光。机器嗡嗡,鞋尘飞扬,顷刻间,一双崭新锃亮的皮鞋摆在了我的面前。“现在穿着它去五星级宾馆都没问题了。”他大声说,颇是得意,那神态亲切得犹如自家老哥。

  我心满意足地离开了。一件小事,愉悦了我的身心,让整个下午的阳光变得灿烂生动起来。天格外蓝,云格外白,叶格外绿,人心格外清澈舒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