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陪伴
发布日期:2017-11-07
 

新兴中学九年级(8)班   陈姗姗

  踏上破旧的自行车,穿过一条条街。风,呼啸而过。阿英飞快骑着,从医院到她工作的豫剧团得半个小时,口中唱着百年不变的豫剧:“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

  说起来,今天将是她最后一次登台演出了。阿英当豫剧演员也有17年了,这张脸那是演什么像什么。如今要走了,就连脸上厚厚的粉底也显得甚是亲切。在当今干什么都需要钱的社会中,谁不想挣更多的钱,没有几个人愿意守着戏文过一辈子,唯有她。

  昨天回家后,母亲又说到:“英啊,浩浩还没学上呢。”

  母亲一次次的试图推翻她心里摇晃的心碗。

  “今天我去医院看你爸,医生说情况很不好,要是再拿不出足够的钱手术,你爸的病……唉!”

  阿英望着母亲,心里很不是滋味。

  “英啊,妈也知道你喜欢豫剧,但是你凭良心讲,它带给过你什么吗?现如今,你爸躺在病床上,你儿子没学上,你这个没文化的娘也挣不了多少钱。唉!你自己看着办吧!”阿英的母亲重重叹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泪光。

  见母亲这般,阿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一年前,阿英的父亲因为心脏病住进了医院。那时,她的儿子浩浩刚好要上小学,因给父亲治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儿子没钱交学费,于是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本应安享晚年的母亲也开始找一些零工做,补贴家用。

  眼里的泪不停地向外涌。

  那时,她还是小阿英。

  “那道岭丹凤朝阳两翅扇,清凌凌一股水春夏不断……”这是《朝阳沟》中的一段词,在父亲口中,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也是阿英第一次听豫剧,自那时起,阿英便爱上了它。那时的她才三岁,父亲抱着她坐在自家那颗大柳树下乘凉,阿英头靠在父亲的肩上,听他唱豫剧,这或许是她童年中最美好的事情了。阿英的童年就在父亲这样的陪伴下度过。

  要上初中那年,阿英想要到省城的中学去上学。只是因为听说那里有豫剧团,可以上台表演,她也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豫剧演员,像父亲一样。可当时父亲唱豫剧挣不了多少钱,母亲更没有什么收入,这似乎成了天方夜谭。“去!”父亲拍响桌子,皱了皱眉,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夜晚,阿英起来上厕所,却看见父亲披着棉外套,独自蹲在家中小院中,地上一摊子抽完的烟。阿英走过去,拍拍父亲的肩,父亲转过头,示意阿英坐下,还是像小时候那样,阿英靠在父亲的肩上。父亲说:“英啊,去了省城的中学一定要好好学。只要你好好学,好好唱豫剧,爸再苦再累也值!”阿英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微微凉的夜,忘不了父亲陪她看了一夜的星。

  阿英不负众望,到了中学成了最拔尖的那一个,被保送上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毕业后,阿英想找个豫剧团,继续唱戏,但遭到了母亲的反对。母亲认为,女孩子就应该早点结婚生子,其他的都不重要。“妈!”阿英刚想反驳,父亲站了出来:“英他妈啊,孩子想干嘛就让她干去吧,毕竟人一辈子也不长。”父亲成功说服了母亲,阿英如愿以偿。临走前,父亲用那双粗糙的手紧紧握住阿英的手:“英啊,不要担心爸妈,放心大胆地去闯吧!”阿英终于忍不住了,趴在父亲肩上嚎嚎大哭,父亲这双本属于唱戏的手,却因这几年供她上学变得粗糙不堪,头上也多了几缕青丝。

  ……

  本来想要一直坚持下去的豫剧,却因一年前父亲的住院而不得不放弃。她又硬撑了一年多了,在刚刚得知父亲的病加重后,她的心颤了一下!她知道,要是继续坚持下去,只能被人笑话是无理取闹,撇去挣的那一点点钱不说,根本就没有时间陪父亲。

  抬头仰望,抹去两眼泪光,回到屋中,心里仿佛下了什么决定。

  第二天一早,阿英去了医院,带着煲了一夜的粥,想要喂给父亲吃。拗不过逞强的父亲,只好让父亲自己端着吃。“啪!”父亲手中的碗或因端得不稳掉到了地上。盛粥的碗碎了,阿英的心碗终究也还是倒了。之前一直是父亲陪着她,现在该调换过来了。

  ……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

  歌声戛然而止,阿英望着台下寥寥无几的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

  大颗大颗的泪珠,像是蓄谋已久,淌出眼眶。这不是演戏。这又是最后的戏,哭声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