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师生园地
回忆我的两位老师
发布日期:2017-08-31
 

新兴中学   于华

王老师

  王老师是我的初中语文老师。提起他,我总会第一时间想起几何图形“圆”。他矮矮的个头,圆乎乎的身体,脑瓜也圆圆的,眼睛不大,但特有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戴的眼镜都选得圆形镜片,似乎是努力与一身的“圆”元素搭配,力求把圆的形象进行到底。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长得萌萌哒。

  私下里,我们悄悄数过他到底凝聚了多少圆的影子,为此还引起过争议。

  王老师的性格和他的长相一样有个性。讲课时,不管讲的是小说还是议论文,他都要配上丰富而又夸张的表情和动作。讲到他自认为精彩处,最经典的表情是把眼睛睁大,鼻子微皱,鼻梁骨和两眼之间簇成密密的褶皱,眼镜会随着这些褶皱上下起伏。同时,他的身子也会得到响应,弯腰,屈膝,一仰一俯,手在黑板上曲线状比划着,像在描画五线谱,声音也渐次大起来。

  只要这样的表情和动作一出,我们立马就知道接下来该做笔记了,因为后面的内容肯定是重点知识,于是各自忙活开来。

  王老师为人正直,最看不惯社会上的蝇营狗苟,厌恶为官的贪污腐败。讲课过程中,时常由书本内容联想开去,把不良风气提到讲台上大批特批一番。讲到气极,会猛地一拍桌子,配上一句经典台词:他们都是些什么东西!可恶!大有把跳梁小丑们揪出来剥皮见骨的气势。

  那样的时刻,我总是想象:讲台上的王老师如果也穿了飞扬的黑斗篷,戴上黑色的面具,肯定也是佐罗一般的侠客吧?

  我们往往一边哄笑,一边又听得开心过瘾。跟一些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讲这些,他是唯一的一个。算“德育渗透”也好,算“寓教于乐”也罢,总之我们都喜欢上他的课。

  他讲过的知识很多我都忘记了,但他的相貌和风格,留给我的记忆却是特别深刻。

张老师

  张老师是我高二时的语文老师。他个头不高,扁宽的身子,扁宽的脸庞,连说话的声音似乎都扁扁的。教我们时还算年轻吧,不过不像其他老师那样注重外在形象。无论是他的长相、发型,还是他的穿着,都是率性又随意。如果用时下流行的叫法,我们一定会喊他“随意哥”。

  “随意哥”只在一个场合是绝不随意的,那就是课堂上。讲课时一词一句,解读切切。他很喜欢用启发式教学,他在前面牵线,引着我们自己往文本里走,走到他认为合适的地方就停下来,开始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让大家自己思索,有想法时就举手。这样的时刻,他会把目光炯炯地投到每个人的身上,让你不费力气就能读出他眼神中的鼓励和期待。若有人能答他的问题,且答得合乎心意,他便激动地两手对拍,击掌祝贺,让你觉得能回答对他的问题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印象里,没有太多他发怒的样子。至多有同学表现不佳时,他会停下来不讲课,也不点名,只拿眼光盯紧,只盯得你垂头掩面,芒刺在背,自动退缩。他把眼神一撇,从你身上划过,然后回到正题,继续讲课。想来,那种被“盯死”的感觉,要比劈头盖脸挨一顿臭骂还要难受得多。

  不过他也不记仇。下课后,被他盯过的照样可以跟他嬉皮笑脸,耍嗲卖乖,他似乎也早忘记你的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