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认证 首页 > 业务分类信息 > 物价监管 > 价格认证

价格认定机构存在的现实问题

2017-11-02

  一、机构职责定位不清晰,缺少国家层面法规支撑和管理依据

  本课题研究期间,全国价格认定系统正在开展法治化建设年活动,这是在全面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职权法定、守住权力边界是依法行政、依法认定的核心要求。但现实中价格认定机构职能与权力的“全能化、无限化、模糊化”现象仍较为严重,价格认定工作涉及范围之广、涉及专业之多,这在政府所属机构中是不多见的。其中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价格认定立法工作的顶层设计长期推进不力,现有政策法规效力不高,造成价格认定工作职能范围带有明显的随意性、扩张性和盲目性。除了一些地方性的法规对涉案财物价格认定工作权责界定比较明确外,目前国家层面尚无价格认定方面的法律依据,各级政府“三定方案”也无统一明确的相关规定,国家有关价格认定方面的立法或规章基本处于空白。在现行的价格认定工作中,需要干什么,应该干什么,能够干什么,主要的依据是部门红头文件,权威性和约束力明显不足。同时,价格认定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在依法治国和职权法定的形势下,将严重影响价格认定工作职责的界定和价格认定机构改革的方向及进程。当前及今后的一个时期,应当在最新出台《价格认定规定》的基础上,尽快推动价格认定相关法律、规章的制定,建立健全清晰有力的法律支撑和管理依据,将价格认定组织机构和工作职能予以法定,并对价格认定机构和人员的管理提出明确的要求。

  二、价格认定机构管理方式与价格认定机构性质不符

  长期以来,全国价格认定机构采取编制部门批设机构、明确职责和国家发改委发放机构资质证书确定“业务范围”的管理模式。在价格认定工作发展的中前期、缺少国家有关价格认定规定的情况下,通过为各级价格认定机构发放价格认定资质证明,可以有效的解决价格认定机构业务范围不清晰的问题,避免来自委托方、当事人等各方面对价格认定机构(价格事务所)业务范围的质疑。这在当时,对于明确价格认定机构业务范围,开拓价格认定业务工作等方面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由于这种发放机构资质证书的管理方式与政府有关部门对社会中介机构的管理制度极为类同,与价格认定机构的性质及所承担的具有行政裁定性质的工作职责不符。随着价格认定工作的规范发展,这种资质证书管理方式的弊端愈来愈明显,最突出的是混淆了价格认定机构性质,极易让有关单位和个人将价格认定机构与社会中介机构混杂在一起,不利于价格认定机构改革和价格认定工作的健康发展。尤其是在国家发改委取消了有关价格认定机构资质证书发放的有关文件规定后,为价格认定机构制发价格鉴证机构资质证书的工作应及时停止。